• Dylan Tang

【臺客專訪】黃尚禾 緋⾊男⼦/ 【TAIKER Man】Shang-Ho Huang, Boy on Fire


「《詭扯》這部電影就像是長島冰茶,

會讓你在不知不覺就進入狀況。」

- 黃尚禾


在電影裡就叫做和尚,黃尚禾在《詭扯》這部電影裡展現了難得一見的搞笑功力,對這位想要嘗試不同類型的演員而言,演出這部作品似乎算完成了人生的一個里程碑。這位38歲的演員平時喜歡將電影和調酒做連結,對他來說這部電影就像長島冰茶一樣甜甜的,而且喝完後會不自覺笑笑的,給人一種很開心的感覺。


「我沒想到我會那麼常尖叫」- 黃尚禾

演出《詭扯》這部電影之前,黃尚禾在《角頭》的表現就十分亮眼。但他萬萬沒想到,拍攝這部電影的過程竟然那麼鬧,而且跟同劇的演員會產生那麼多火花。「我一開始接到這個劇本然後開始準備時,沒想到會那麼鬧、那麼臺。而且當演員加進來後發現很多事情都不可預期,並產生許多火花。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我沒想到我會那麼常尖叫』在配音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瘋狂的尖叫。」回想拍攝《詭扯》時的時光,黃尚禾開朗地表示自己都意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對許多演員來說,要出演一部改編的電影有兩種做法:1. 完全不看原版,純粹發揮。2. 看原版作品來做研究與發展。黃尚禾演出前選擇了第二種做法,但出身科班的他卻表示這部作品其實也沒那麼像原版,反而更接地氣。他說:「我有先看過《時失2公里》,但看完發現其實有些節奏和劇情導向並沒有那麼適合臺灣的觀眾,應該說原本的劇情可能觀眾會沒有共鳴或覺得好笑。所以當初導演就給我們很多空間去發揮。拍到最後我們都忘記發現我們自己在翻拍,拍攝過程中我們到最後甚至都會問導演『劇本是這樣寫的嗎?』這次真的玩得太兇了!但現在看到後會覺得『好險當初有那麼認真玩』。」



「劉冠廷是威士忌、陳柏霖是可樂,

因為可樂是整杯長島冰茶最清楚的味道。」- 黃尚禾

一開始提到黃尚禾將這部電影比喻為長島冰茶,因為在這個調酒裡幾乎什麼都喝得到,而且後勁也夠厲害。會這樣說其實並不是為黃尚禾設定一個人設,而是他平時就會透過飲用的方式來讓自己享受生活。對他來說,他認為自己像是長島冰茶中的琴酒,因為長島冰茶喝太出琴酒味道但卻能品味出淡淡的琴酒香氣。「我自己的角色在長島冰茶裡面像是琴酒,因為杜松子的味道很鮮明,但在長島冰茶喝不太出來,不過會有淡淡的香氣。劉冠廷則像威士忌、陳柏霖是可樂,因為可樂是整杯長島冰茶中最清楚的味道。」


「我演戲跟現實生活充滿矛盾。

因為你在真實世界裡並沒有辦法預知未來。」- 黃尚禾


黃尚禾粗獷的外型總給人一種陽剛如火般的感覺。對他來說,緋⾊男⼦這個主題跟他的人生態度有著巧合般地契合。「我以前很熱情奔放、充滿愛。我以前有一陣子很喜歡紅色,像是國中和去美國念書的時候。那個時候覺得每天都覺得自己在發光發熱。而且我很喜歡起床跟討厭睡覺,因為我覺得睡覺很浪費時間。」


在臺灣求學期間皆算順遂的黃尚禾表示,他真的很喜歡演戲,所以才在畢業後繼續美國鑽研演戲的課程。但演戲跟現實生又充滿矛盾,不論哪一種方式都算把人生活得精彩並且活在當下吧?「我覺得演戲跟現實生活充滿矛盾。因為你在真實世界裡並沒有辦法預知未來,但是演戲的時候卻可以知道你要去做什麼事。有點像是以神的視角在看待世界,因為我會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麼。所以我覺得演員最好玩的地方是:你要先讀完劇本、看懂角色,從一開拍就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因為這樣一開拍後就要馬上活在當下。」



「你不需要真的外顯地去表達多愛一個人,

而是衍生出來的善良才是重點。」- 黃尚禾


演過《角頭》系列電影裡的黑道,這次又接演《詭扯》的警察角色,黃尚禾說兩個行業並沒有相差太多,只有有些細節上的不同。黃尚禾說:「演《詭扯》前我有找一些刑警朋友來做田野調查。我發現其實這兩個行業蠻像的,像是講話的態度,或者常常在泡茶。相異點的部分舉例來說:警察說話通常不會疑問句,比較直來直往;兄弟們則是會以問話的方式來表達。我覺得這點蠻不同的。另一方面,這次因為飾演警察才發現,原來警察打架都以壓制為主,所以做武打戲的準備時通常都以這樣的方式,跟以前的角色比還蠻不一樣的。」


不論哪一種角色,或者哪個行業,總是會有情緒高漲的時候。對黃尚禾而言,他自認脾氣算好,因為善良最重要。「我脾氣算蠻好的,我自己不太生氣。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其實都會自然地先去思考到底發生什麼事。而且,我一直覺得開始演戲後才發現『愛』延伸出來的『謙卑和善良』更重要,因為你不需要真的外顯地去表達多愛一個人,而是衍生出來的善良才是重點。」


「你可以享受衝動帶給你的後果,

但也可以享受衝動後帶給你的成就感。」- 黃尚禾


隨著年紀漸長,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