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en Huang

【封面人物】張孝全 生命沒有如果/ Joseph Chang, Life Has No If...


生命不能重來,沒有藍圖可參考,一個最初只是想擁有一部車的18歲少年,沒想到日後會成為海外獲獎無數的影帝。或許一切不是偶然,張孝全面對表演總是誠實,務實的累積讓他能如同恆星一般有著恆定能量,照亮了你我跟他自己的青春。


這世界上許多事情沒有如果,事物的發展幾乎沒有軌跡可循,沒有藍圖可以參考,若是當年沒有一個想擁有自己一部車的18歲少年,我們不會認識這位大明星張孝全,觀眾們不會知道這個將出道超過二十年的年輕小夥子,會在日後成為許多七年級生的青春印記,更是在海外獲獎無數的影帝。談起工作和生活,他以一種簡單務實的角度去思考,能夠平衡兼顧是最好的。



關於成為演員這件事


「其實就是男生愛車的心情,但家人說第一次開買二手車就好,為了湊買車錢就去試鏡,沒想到就一路拍下去了」談起演員工作,張孝全笑說最開始真的沒有特別想法,沒想到從廣告開始入行,很幸運的被看到,要說活在當下,倒也是真的。然而這小小的念頭,最後卻成為未來事業發展的契機。出道不久就以優異的表演跟帥氣形象深深印在觀眾腦海中,在《孽子》與《盛夏光年》中的青澀、《女朋友。男朋友》中的叛逆不羈,幾乎男女通殺的魅力,讓張孝全被稱為天菜,更深受中港台三地的觀眾喜愛。



表演是很孤獨的過程


然而近幾年成為熟男的張孝全,以《誰是被害者》劇中患有亞斯伯格症的檢察官方毅任一角,讓觀眾驚艷他絕佳的詮釋,更奪下韓國釜山影展的影帝,可以說演員實力又更上層樓。其實談到他的演技,早在幾年前就有段軼事,當時出書的一代影后林青霞,在書中提到看了張孝全在《淚王子》的演出後深受感動,以鑽石來形容他是位「能掌握住觀眾視線,迷人的男演員。」或許透過資深演員的眼光來看更加精準,每個表演都是與內在對話的過程,當下的內心活動就像時間凝結一般,十年甚至二十年磨一劍,逐步的累積絕對會留下些什麼。


「我必須說演員在進入角色這件事情上,算是一個比較孤獨的狀態,除了自己以外,別人能給你的有限」提及演員的功課,他深有感觸,從了解角色的人格特質,再透過這個人物性格去看故事,沈浸在表演中,有了自己的感受跟體會,都是很孤獨的作業,當然如果周遭幫助你的人,像是導演或是編劇,是能理解演員狀態的,就有很大助益。談起表演工作,張孝全深有感觸,也坦言角色狀態或多或少會被帶入生活,同樣的日常那些偶然啟發的想法也會被融入人物裡。「在生活中當然要當我自己,但某一部分還是在思考這個角色」用心如他,思考表演就如同呼吸一般,每個經驗都可能成為養分,不會被浪費。


「其實很多角色距離我們太遠,平常真的不會接觸到,但不管透過討論或職業實習,我們都能增加對生活不同的經歷」張孝全最印象深刻是一次演出護理師的經驗,他被安排去重症的安寧病房實習,看到那些獨處的老人家們感觸很深。「進去後你會發現病房外面是不同世界,好像距離死亡很近,很多複雜的感受跟情緒,這或多或少會影響人生觀」如他所言,演員這個職業如此特殊,透過表演,生命的諸多不同面向被展開又收攏。「比起真的從中領悟到什麼大道理,不如說在當下體會了什麼,這都是很自然會發生的事情」思索著那次經驗,他分享了最真切的心情,或許就是這種務實的個性,不去預設未來,反而去掌握當下,並且持續不斷進步。



戀物不如曾經擁有


說起入行的機緣是一台二手老車,不如說就像多數人一樣,張孝全也是為了能買下喜歡的東西才投入工作。喜歡有故事的東西的他,談起蒐藏的興趣又變回那個年輕大男孩,談車談古董錶,每一個物件都有它獨特的故事。「曾經有段時間邊工作的時候邊找古董錶,後來找到一支很特別的手錶,但面盤被換過了版本不對,但我還是把它買下來」提起這段往事,和香港朋友們四處搜尋,為了換一個正確的面盤花了很多心力,最後才湊成一支沒什麼價格,卻有特別意義的錶,這可能就是玩老錶的情懷吧。「其實那支錶是個開始,賣出去也沒有價格,但過程你會覺得:『哇!真的是太有趣了!』」不難從他眼中看出熱愛,那是真心對興趣投注心力的眼神。

「我覺得我是那種會在某一段時間喜歡一個東西,得到想要的樂趣後,可能會覺得差不多了,該說再見了」然而話鋒一轉,張孝全也感嘆笑說,以前比較沒有想,車子、手錶喜歡的會盡量去蒐集,從老錶玩到獨立製錶品牌,從二手車玩到經典老車,這些過程當然有趣,但每次回過頭才發現:「哇!已經那麼多了嗎?」現在反而覺得剛剛好就好。「應該說每件事情都是有過程的,一開始是去尋找小時候的夢想或情懷,當擁有了以後,會再更進一步」以車子為例,比如說從擁有夢想設計車款,到後面選擇享受操駕的樂趣,想要的會越來越不一樣,有時候耽溺在裡面,回過神來已經又是一段過程了。



成為照亮他人的恆星


「現在領悟到,擁有後反而會頓失目標,但我至少跟它有一段快樂時光,這就夠了」因收藏而得的體悟,讓張孝全認為心裡的滿足可能已經大於實際擁有,個性上是屬於比較務實的類型。「小時候可能很多慾望啊,但經濟能力不一定許可,不過我從不會想說去借錢滿足,而是盡可能的去思考自己能做什麼」從他分享這些心路歷程的表情來看,擁有故事已經足夠,還滿足的笑說,得到才發現很空虛,原來就是這樣子而已。當然一方面也是因為工作,老車的話需要保養,比較難有時間照顧些,現在更希望的反而是工作之餘能多陪陪家人。


疫情之年讓世界停止,時間彷彿靜止下來,卻也讓人們重新思考需要,以及重新整頓生活的狀態。要說張孝全近期的安排,早已是專業演員的他倒不至於沒戲拍,但工作少很多倒是真的。「我滿感謝這段時間能多陪兒子,沒有錯過他成長重要的階段」可能初為人父,他最大的希望是能兼顧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在這個空白的暫停期間,反而能調整好腳步。


除了來年的新作,近期將重映的是他年輕時期的電影《盛夏光年》,裡面青澀名為余守恆的男主角,像是恆星般有著始終溫暖和煦的能量,照亮了每個角色的青春年少與叛逆,也點亮了我們的學生時代。或許是巧合或是人格特質使然,張孝全這幾年在電影、戲劇圈裡,依然是那個能量始終恆定,為我們帶來一部又一部精彩作品的演員。在每個當下都全力以赴,把握今朝,盡力而為,這是對生命及自己誠實,這是他表演魅力始終無可取代的原因。

完整內容詳見臺客雜誌第9期

All content is in TAIKER Magazine ISSUE09



TEXT/ Ken Huang

FASHION/ Fred Feng

PHOTOGRAPHY/ Admas Chang

Hair/ Marco Lau

MUA/ 怡俐

VIDEO/ Howard Chin

DESIGN/ Shuian Hsu

PRODUCER/ Dylan Tang

PROJECT COORDINATOR/ Andi Peng

ASSISTANT/ Kingsley

SPECIAL THANKS/ Hush


#張孝全 #JosephChang #CoverStory #TAIKERMagazine #ISSUE09 #CarpeDiemUn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