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ylan Tang

【臺客大人物】溫昇豪 & 薛仕凌:曾(未)遇見的美好時光/【TAIKER Men】James Wen and Xue Shi-Ling: Friends, Lovers or Nothing



沐浴於陽光之下、漫步於樹影搖曳的路途中,我們前進的每一步都踏在先行者們夙夜匪懈所開創的道路上;隨著時代的進步,我們有幸於自書籍文獻以外的影音媒介,來體驗那些發生於過往的歷史事件。七十年前的臺灣,經歷了一場時代的劇變,讓原本站穩於國際舞台中心的此地,因動盪的世界局勢產生了許多值得歌詠的喜悲故事。不僅描述了豐富且具歷史價值的客莊文化,《茶金》這齣跨時代的歷史大劇,更古今交織地反映出這塊土地的價值,以及那些我們曾經遇見、或未遇見的美好過往。

穿越時空的情與義


在這齣時代生活劇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溫昇豪和薛仕凌,在劇情中各自擁有豐富且無可取代的

故事支線發展,兩人之間雖然沒有太多的對手戲,但在幾場重要的對手戲當中,他們宛如進入時光隧道般的,在其中體驗了難能可貴的表演機會,並留下無法抹滅的深刻印象。其中,飾演范文貴的薛仕凌表示:「對我來說古蹟的場景讓我很印象深刻,因為那些都是實景,所以若沒有拍攝《茶金》的話,我可能真的還沒有機會去那些那麼漂亮和具有文化的地方。」劇中飾演KK(劉坤凱)的溫昇豪則透露自己在心理狀態上難忘的轉變。「每次演完一些情緒中的戲,我會覺得祖輩們真的都很辛苦。因為他們要面對的是國際局勢和社會時事的問題,被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但這都是為了生存。所以即使到現在,臺灣的環境雖然仍風雨飄搖,但仍相對的安居樂業,所以我覺得整個過程讓我非常難忘。」


海軍上將系列 Admiral 42 by CORUM/ 格紋西裝外套、針織背心、咖啡色長褲 by Giorgio Armani
海軍上將系列 Admiral 42 by CORUM;格紋西裝外套、針織背心、咖啡色長褲 by Giorgio Armani

兄弟非兄弟


《茶金》並不是溫昇豪和薛仕凌第一次共同參與的作品,打從他們首次合作後,他們之間的感情隨著時間輪轉愈趨穩固,私下相處就像兄弟一樣。但在《茶金》中的某個場景,仕凌飾演的文貴卻對昇豪飾演的KK產生情敵般的防衛心;而這場戲也是他們在這齣戲中少見的對手戲。「這場在剝皮寮的戲非常重要,因為文貴一直都喜歡女主角。所以當在西裝店選布料時,那個鏡頭一帶過去,仕凌就把男人的防備心詮釋得非常好,尤其當我看著螢幕時更覺得『哇!這個傢伙真的很入戲』。」回想當初對戲時的感受,溫昇豪笑著回憶,彷彿置身當時看著螢幕的當下。


仕凌接著說:「因為戲中的狀態已經知道有KK這個角色,但是並不太清楚這個男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但是文貴的個性又不是會去直說的人,所以當文貴看到KK時,整個防備心就馬上起來。」這樣一來一往,對他們來說這場戲似乎真的非常重要,因為他們不但能再次演對手戲,還能將現實間的兄弟情誼翻轉成劇中若有似無的情敵關係。


溫昇豪著 印花襯衫 by Salvatore Ferragamo;西裝長褲 by dunhill;西裝外套 by BOSS / 薛仕凌著 提花上衣、西裝長褲 by dunhill
溫昇豪著 印花襯衫 by Salvatore Ferragamo;西裝長褲 by dunhill;西裝外套 by BOSS / 薛仕凌著 提花上衣、西裝長褲 by dunhill

「風神啦!」


這齣由公共電視和客家委員會共同製作的連續劇充滿著濃厚的客莊文化,包含時常在角色聊天到最後都會加句「風神」(Good for you) 作為結尾。對這樣充滿客家文化的作品,溫昇豪和薛仕凌到底在事前做了多少研究以及暸解多少?薛仕凌說:「我是因為這次的機會才有去認識客莊文化。我覺得蠻榮幸的,因為從小到大身旁真的沒有客莊文化的朋友,所以我對客莊文化很陌生。然後因為這次機會,我在劇中與前輩請教時,他們都教我很多客莊生活的傳統。這些都是我很難想像跟理解的,包含客語的腔調,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不同的腔調,以閩南語來說,雖然北中南都有腔調,但你不至於聽不懂。不過客語就不一樣了,只要在不同區域就有文法上的不同,你可能就完全聽不懂,所以我因為透過這部戲學習到很多客家文化。對我來說有點像是在著色畫,把空白處捕起來的感覺,我真正了解到這塊土地上有這麼多不同的族群一起生活著。」


本身為客家人的溫昇豪則說:「我本身是客家人,但我不在客莊長大,所以我對客家文化還是蠻陌生的。直到30歲我拍客家台的戲我才開始學習如何說客語。但從小我的家人都說客家話,所以我能理解客家人是一個比較隱忍的族群,這可能跟早期的歷史有關。為什麼叫客家人,那是因為『客座他鄉』所以才有這樣的緣故。加上一些歷史上的事件,所以客家人相對弱勢一些,他們比較不在社會上出頭。也有人說客家人比較節儉,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相對弱勢,所以生活過得比較辛苦。而且客家人偏母系社會,稍微母系一點,爸爸都在外面務農,媽媽在家母儀天下。」聊到這裡,透過與溫昇豪和薛仕凌的對談,不難發現在拍攝這齣戲的期間,這部作品的確讓他們重新審視自己的過去和發覺生活中的美好細節。

(薛仕凌著 駝色毛料大衣、駝色毛料長褲、駝色連帽針織上衣、白色皮革短靴 by BOSS / 溫昇豪著 橘紅色大衣、靛藍色高領毛衣、淺灰色毛料長褲 by BOSS;兩人皆配戴 Admiral 45 Openworked by CORUM)



角色與真實的當下


客莊文化儼然在這部戲佔了重要的位置,但是茶的元素也是不可少的一部分。溫昇豪平時喜歡喝普洱茶,因為不傷胃;薛仕凌則喜歡喝綠茶,因為平時喝水喝到最後想要喝點有味道的。對他們來說,在選擇茶的當下就是一個活在當下的選擇,身為演員的他們會認為演戲是活在當下的事情嗎?溫昇豪說:「當你在演戲的時候就是活在當下,因為你可能在三個月之內就走完角色的一輩子。所以你必須活在當下。但下戲之後,有時候我覺得活在當下沒那麼容易,因為你得計畫未來,那你一但計畫未來,你的『當下』就質變了。所以跳脫角色外的生活不可能那麼超然的去活在當下,因此這才是演戲迷人的地方。」薛仕凌接著說:「我也是活在當下的人,我平常不太管其他人,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盡量享受、盡量玩。這部戲是我們隔了 8 年後又再次遇到對方,我其實是覺得很感動的。所以更讓我覺得要珍惜每個當下,因為每一次的合作、每一次的見面都讓我覺得很開心。」



生命的意義


不論透過《茶金》回到七十年前的臺灣,還是活在當下享受 2021 發生的種種。生命中的每一刻都有相對存在的意義。就像是英文的 LIFE,可以將它看成一個英文單字,也可透過LOVE, INDEPENDENT, FIERINESS, EVOLUTION 縮寫組成 L.I.F.E.。基於這樣的概念,活過七十年前臺灣和正在經歷當下生命意義的溫昇豪與薛仕凌,或許更有自己的見解。


薛仕凌說:「LIFE不管能不能被拆解,對於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不一樣的答案,就像是現在某個人要拆解這個字,可能就會出現不一樣的結果。我覺得很有趣的事,像現在我很喜歡看大家提中的意見能反應他的個性。像是文貴的個性就有很多種反饋,所以我後來發現,形容一個人或一件事某方面來說也是反應他內心深處的想法。」


溫昇豪則說:「我覺得不管怎麼拆解, LOVE 就不要動了,因為有愛最重要。就像我們這部戲展現出很多愛的不同形式,所以不管用哪種方式來詮釋,那就是一種愛。而且我覺得我們人都為愛而生、為愛而活,如果沒有愛一切都沒有意義。」


《茶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