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尚禾

以給全世界笑容的演員為名的調酒:Charlie Chaplin/ Smile! It's the most joyful cocktail: Charlie Chaplin

你一定看過!有一個演員,穿著窄小的禮服、特別寬的褲子和鞋、戴著一頂圓頂硬禮帽、手持拐杖、留著一撇小鬍子的形象;他走起路來左搖右擺,駝背又有點外八,這樣你腦袋中有畫面了嗎?

第一次遇到他是在紐約,當時研究所的表演老師播放的電影是《大馬戲團(The Circus)》。一開始心裡想著就是黑白默片而已,聲光效果不會有太大的刺激,但電影才開始不到三分鐘,那時我的眼睛從第一場開始就併發出閃亮的火花,我看到的是完全不用語言,靠著肢體精準且誠懇地從一個流浪漢的角色呈現出完整的表演藝術。

雖然他反應初現實生活的無奈和悲哀,但卻可以讓觀眾捧腹大笑。這個將真實世界的殘酷轉化為幽默而風趣的默劇大師,就是卓别林!而為這位傳奇演員所創造的調酒,究竟是什麼味道呢?



以悲傷卻帶著滑稽的風味向卓别林致敬


1920年的美國,是卓別林默劇生涯的高峰。紐約著名的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一個調酒師為了向卓別林致敬,創造出了這杯滑稽美麗卻又帶著點悲傷的酒。

帶著優雅的杏桃白蘭地甜而不膩、檸檬汁呈現出來的酸味將杏桃的甜提煉出清爽的風味、而黑刺李琴酒在最後回甘出淡淡的藥草苦澀和莓果香氣。簡單的做法,但需要調酒師仔細地掌握比例和融水。也需要一定的經驗才能展現卓別林平凡卻不簡單的層次。


這杯酒真實的體現了卓別林口中給世界的感受:紳士、詩人和夢想家,一個總是渴望浪漫和冒險的孤獨者。他演的流浪漢讓你相信他是科學家、音樂家、公爵或球員。但他也可能會搶小朋友的糖;當然找到機會的話,他也會踢女士的屁股,但也只是在他極為憤怒的時候。


『卓別林給觀眾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歡樂,但是,他也總是披著幽默的外衣,傳達著眾生的恐懼與憂愁。他有一本傳記,名字起得恰如其分—《查理·卓别林:悲剧之王》』這是卓別林在獲得奧斯卡終身成就獎時,主持人給他的形容。在無聲的世界裡,他讓戲院充滿了觀眾的笑聲;在肢體的戲劇中,我們無法控制地笑著一個悲劇的人生。



演完沈重的角色後回歸真實世界的酸甜苦辣


演完較為沈重和悲劇背景的角色後,我一定會到酒吧點這杯酒。Charlie Chaplin總是可以讓我嚐到有點荒謬又有趣的味道後,重新回想起自己生活裡讓自己發笑的一切大小事情。在甘甜帶酸的口感中,藏著淡淡的苦和澀。其實所有的事情永遠都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或痛苦,只要好好的和自己說說話聊聊天,都可以面對的。也重新提醒了我自己,世界上沒有不會害怕的人,但我們可以成為面對恐懼的人。不管再大的事,過了以後我們都還是會說著笑著。


像卓別林每個作品裡的故事,角色都很辛苦都在努力,但都認真地讓身邊的人打從心裡笑了出來。世界永遠都可以是美麗的,看你怎麼選擇自己的角度來看待而已。


當然,大家應該理性飲酒,但開始感性飲酒,才會是這樣一杯酒給你更多故事的開始。



黃尚禾 男演員,參與過多部電影、電視劇的拍攝,詮釋過多種類型的角色,戲路多元。


在演出網路劇《私室THE BAR》中Bartender的角色時,接觸到了調酒的世界,除了做角色功課之外,也慢慢發現自己對於調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感受到每一杯酒其實就像是演員面對每個不同的角色。

小酌對他而言,不只是生活中的一種品味,更著迷於細細品嚐和挖掘躲在每一杯酒後面的故事,享受著感性的飲酒的迷人情致。



#黃尚禾 #ShangHoHuang #CharlieChaplin #Column #TAIKERMagazine #臺客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