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ylan Tang

【臺客專訪】盧子珩 將靈魂放到對的位置上/ 【TAIKER Man】LU Zi-Heng, The Way He Tends To Be



「生命的延續對我來說是一個傳統的觀念。我其實是神創論的支持者,所以我有時候也會想『為什麼會有跨性別出現呢?』」盧子珩

性別是個與生俱來的標誌?還是它是一個可以被改變的一件事?首次公開討論性別這件事,不論你具有有什麼樣的觀點,或許靜下心來仔細聆聽不同種的聲音,對視野的開闊或許都是件好事。


裝錯靈魂的身體


盧子珩時常為臺客雜誌掌鏡,也曾為禁藥王拍攝過MV。外表看似陽剛味十足的子珩,其實出生時的性別是女性,她是到了有意識之後才漸漸地認識自己其實想要被用他來形容自己。相信神創論的盧子珩對於靈魂裝錯身體這件事覺得非常莫名其妙。「為什麼要有一個靈魂裝錯身體?為什麼要有這件事情發生?我覺得非常莫名其妙。」



就讀研究所時改了名字、兩年前開始與心理醫師諮詢,盧子珩對自己的跨性別有著完整的規劃。「我進行賀爾蒙治療前非常排斥穿任何的女裝,但當我進行賀爾蒙治療後,我開始可以接受一些女性的衣服和飾品。我覺得這個轉變非常的有趣。」他繼續說「我小時候非常的痛苦,我記得小時候班導師規定要穿裙子,但我因為覺得非常的不安所以最後穿了褲子上台。後來我被叫到講台上被班導師打到滿手瘀青⋯⋯」對於這段小時候的記憶,盧子珩認為只是件不穿裙子的事,有必要被懲罰成這樣嗎?這件事情不僅反映出臺灣社會對於性別的刻板印象有多嚴重,也間接指出性別平權這件事在臺灣推廣仍不是那麼全面。


真實存在的跨性別者


「進行賀爾蒙治療前我其實蠻擔心的,我擔心自己會不會成另一個人、我擔心自己會不會變醜。」盧子珩在進行自己的身體修正工作前,不免俗地還是擔心著自己會不會成為另一個樣子。不過最後事實證明,他的擔憂都是多慮,因為現在的他已經漸漸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


擁有電影背景的盧子珩表示自己並不會想要將自己的故事拍成電影,但這並不代表他不認為跨性別不需要被拍攝,而是他更希望將自己在創作上能更專注於自己專門的領域。「我其實寫的劇本都比較以親情關係為主,對我來說,不是我不願意將自己的故事說出來,而是我更傾向讓更專業的人來為我們發聲。」儘管盧子珩並沒有拍攝跨性別主題電影的計畫,他仍透過自身的行為來讓大眾更了解跨性別族群其實在這個社會是真實地存在著。「我現在被要求看證件的時候大家都還是會嚇一跳,因為我並沒有將自己的性別欄改成男性,而且老實說我也不急著做更改,因為每次遇到這樣事情的時候,對我來說也是默默地告知大家『跨性別是真實存在社會裡的』。」


帶著傷疤繼續向前

臺灣仍有許多人因為社會的假性開放,導致自己的性別認同過程受到許多挫折。這一條道路或許臺灣是亞洲最開放的國家,但仍有需要加強改進的空間。每個人出生後就因為靈魂與知覺的產生而對自己有著不同的認同,不論最終結果是否如你所望,我們都應該審視自己一路走過的旅程,或許就像盧子珩所說「傷疤留著沒有不好,但不要忽視曾經受過傷的自己。」期望有一天自由的靈魂都能自在飛翔。



 

完整內容詳見臺客雜誌第10期

All content is in TAIKER Magazine ISSUE10



EDITOR Dylan TANG

FASHION Xuan CHEN

PHOTOGRAPHY Jhen-Ying LIN

MUAH Sundia WEN

MUAH ASSISTANT Malenie WANG



#TAIKERMagazine #臺客雜誌 #ISSUE10 #NOTYET #LGBTQ #盧子珩 #LUZiheng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