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ylan Tang

來自愛爾蘭 Inhlaer的音樂如乾冰和汗水/ Inhaler’s Music Is Exciting And Energetic


(Read in English)


成軍近十年,來自愛爾蘭的四人編制樂團 Inhaler 揭露新世代人們對熱愛事物的嚮往。所謂音樂與生活的哲學,Inhaler 透過首張錄音室專輯《It Won’t Always Be Like This》裡的歌詞與弦律展露無遺。關於「生活」這一詞,他們認為:「它意味著能量的累積、興奮的情緒,如同乾冰和汗水一樣。」



喜歡音樂的人都曾有過一個夢,不論是在舞台上表演、還是在KTV裡高歌,有形與無形間、直接與間接裡,揮灑青春汗水之際,總能為生命譜出不一樣的樂章。

「音樂不能用某項標準來評斷」- Elijah Hewson

原本以為疫情並不會影響這個世界太久,但現實狀況卻是:許多現場音樂表演都像被按下暫停鍵般靜止了一年。在靜止的時間內,音樂產業的人都在思考要如何突破重圍。因此回歸音樂的本質進行討論,Inhaler 的主唱 Elijah Hewson 認為「歌詞與弦律是並行的存在,音樂不能用用某項標準來評斷」。然而,Inhaler 的歌曲都屬於他們自己的創作,在宛如大海中的音樂產業裡,觀眾的反應與音樂的創作方向勢必也是他們得考量的重要議題。



「我們樂團早期的歌曲創作都蠻簡單明瞭的,我不會認為這是件壞事,我反而認為這是我們樂團的必經之路。當我們年紀漸長,我們當然開始聽更多不同的音樂,所以我們的創作也會開始進行各種不同的實驗,以及到不同的表演場地去表演。所以我覺得,我們早期的歌曲可能相對容易地讓聽眾成為我們的粉絲。我的意思是,這些歌曲當然蠻簡單的,像是 Ice Cream Sundae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首歌算是對人們來說認識我們一個很好的起點,因為對我們來說這首歌真的超級抓耳,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存在著太多或太少創作,創作這件事本身就存在在這首歌裡。」貝斯手Robert Keating 這樣回答。



「專輯發行對我來說是解脫,

因為我們再也不用藏著這個祕密。」- Josh Jenkinson

Inhaler 的首張專輯《It Won’t Always Be Like This》今年順利發行,這張專輯不僅在家鄉愛爾蘭拿到全國冠軍,更在英國的英國金榜奪下首位。面對這張專輯發行後的成功,吉他手 Josh Jenkinson說:「專輯發行對我來說是解脫,因為我們再也不用藏著這個祕密。」這樣的真性情也犯應出愛爾蘭的民族性,愛爾蘭人的民族性是否都像他們一樣,主唱 Elijah Hewson 補充:「我們絕對把每件事都嚴肅看待的民族。 我認為也是愛爾蘭人的奇怪之處和一種非常具體的交流方式。我認為這可以解釋為很多人沒有的幽默感,像是我們很多時候都在諷刺,這一點我認為尤其是美國人較難理解。我認為我們盡量讓事情保持輕鬆,這樣我們就不必面對真相。」這個回答讓人宛然而笑,似乎真的只有愛爾蘭人可以理解這箇中精髓。


隨著疫情逐漸趨緩,全球的疫苗覆蓋率逐漸提升,音樂產業也邁向復甦之路,許多現場表演也逐步展開。關於現場音樂的魅力和活力,相信 Inhaler 比許多人都還清楚,甚至是否有人曾經因為他們演唱會感動落淚?吉他手 Robet 和貝斯手Josh異口同聲地表示沒有,但主唱 Elijah 則說:「我見過一些年紀較長的人哭,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場是這些人在哭,反而不是十幾歲的女孩(笑)。但也可能是我沒看到而已,我們已經有兩年沒有演出了。 我們的粉絲群在封城期間變了很多,所以我們實際上也沒有親眼見過類似的事。 不知道怎麼說,但若我們回到舞台上後有看到,我覺得會蠻有趣的。不過希望他們不會哭,希望他們會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而不是一段糟糕的時光。」



完整內容詳見臺客雜誌第9期

All content is in TAIKER Magazine ISSUE09




TEXT/ Dylan Tang

PHOTOGRAPHY/ Dan Kenny



#Inhaler #Music #TAIKERMagazine #ISSUE09 #CarpeDiemUn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