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on Guo

禾浩辰 溫暖如月光/ Bruce Hung , Reflectin’ Sunlight


(Read in English)


「這個打光很讚。」在拍攝之間稍作休息的片刻,禾浩辰拿起手機,仔細拍下他在牆上擺弄的手影,彷彿這件小事能令他樂上一天。時間這個概念,在禾浩辰身上像是停住了──眉宇清秀的娃娃臉、深邃的酒窩,與他在出道作《等一個人咖啡》時的狀態如出一轍,即將跨越三十大關的他依舊像個二十來歲的大學生,渾身寫滿青春無畏又無敵的神采。


然而論起他近年最明顯的改變,絕非只是從「布魯斯」改名叫「禾浩辰」而已,他內心矛盾的迷人反差日趨明顯,陽光外型下藏著超齡沉穩的氣質與談吐。和他見面這天,禾浩辰正在參加「飢餓三十」,當攝影師按下最後一張照片快門時,活動時間剛好達標,我們本希望他能夠一邊用餐、一邊接受訪問,得以好好解饞,可他全程對桌上食物不為所動,非常專注的面對採訪。



陽光背後的陰暗面


他的敬業態度其來有自,首部作品便榮登門票房男一行列的他深知戒慎恐懼的道理,自始至終保持著一顆謙卑的好奇心,「我覺得很幸運,第一部作品就擁有不錯的回饋,能被多數觀眾認識、喜愛。」大學時擔任籃球校隊隊長的禾浩辰有著天生的風雲人物命格,當年正式拍戲前,經紀公司特別為還是素人的他安排演員課程,「我那時還想說:『哇!我就要成為藝人了。』還特別染了一頭金髮,還染眉!當然,很快就被要求染回來了(笑)。」


人生中第一次演戲就當男主角,禾浩辰完全沒有包袱,比基尼上身、全裸入鏡樣樣來,放得比誰都開,驚豔全場的表現根本不像是個初出茅廬的新人。曾經他樂於當個陽光又愛笑的大男孩,這是他人格的一部分,更是布魯斯(與阿拓)最初深植人心的人設。然而承接在首部電影的超高人氣與聲量之後,禾浩辰的演藝之路並未稱得上順遂,更面臨近一年多沒戲可拍的低潮,他開始對心中那個陽光的自己感到焦慮,深怕現實的自我追不上心中所渴望的樣貌。


由於出身單親家庭的緣故,禾浩辰從小就被迫比同齡人要來的早熟,這或許間接造就他冷熱共存的人格,陷入低潮的他就像個被能量消耗殆盡的太陽,這位陽光男孩不諱言透露,當時甚至會藉酒消愁。出道以來便與他共事至今的經紀人回憶當年,在那段日子裡,他也不太與同事分享心事,社群發文幾乎都是黑白照,「我一度懷疑沒資格擔任演員這項工作。」禾浩辰說。



專注當下


參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對禾浩辰而言是一次重要的轉捩點,他在片中有著令人深刻的演出,雖然腳色戲份不多,卻是影響劇中主角的重要關鍵,「我當時沒想那麼多(戲份多寡),只覺得回到鏡頭前的感覺非常愉快,下戲之後,我更加篤定了我對演員身分的堅定,好像找回了什麼。」


之後遠赴橫店拍攝的古裝劇《大宋少年志》更令他開啟新的視野,他與一群同齡演員不分晝夜討論劇本、對戲,心中的太陽重新被點燃,他第一次感受到身為演員的責任感,「所有你在螢幕上的演出,終究會讓世界看見的,所以,這世界上也一定會有某個人,會因為你的表演,從中獲得了什麼。」

甩開撞牆期的陰霾,禾浩辰也越來越樂於和身邊的人分享內心的想法,「這是一個出口。」他說,業界有很多迷人的演員前輩,他心目中的大學長柯震東幫助他許多,這兩位帥哥有著相似的起點:同樣因為九把刀的電影開啟演藝路,也皆在首部電影便聲名大噪,「我們常常一起運動、聊天,他常對我打氣,還會以他自己的經歷來勸導我,相形之下,我的煩惱似乎還顯得微不足道了。」



作為演員的可能性


禾浩辰將這樣的自我轉變歸咎於年齡增長,他以《臺客雜誌》本期宗旨「Carpe Diem United」(抓住今日、把握當下)為例,作為演員,每個鏡頭的背後可能都充滿了無數次的排練與走戲,「但你終究無法預測哪一顆鏡頭會被留下來,即便如此,我仍須力求這無數次的重複演出都能做到當下的最佳。」


他的圈內好友時常虧他:「布魯斯」與「禾浩辰」最大的差別就是越來越悶騷,那何不嘗也是種內斂的成長,越來越慢熱的禾浩辰,戲路卻越來越廣,從前陣子血脈賁張、Cult味十足的活屍片《逃出立法院》,到今年即將上映的靈異題材懸疑片《靈語》,對以往大多演出輕喜劇的他來說彷彿進入全新境界。我以為,他是有意識的去挑選不同類型的劇本,可其實他從未對表演抱持過多的前提與選擇,「因為到頭來,一個演員所追求的,不見得是多麼厲害的腳色、故事或大製作,而是不斷的突破,挑戰自己。」

在主演大量討論女性議題的《未來媽媽》之後,禾浩辰近期加入《最佳利益2》,這個在第一季便廣受好評的職人劇以法庭群像為背景,他以一位全新律師腳色身分加入其中,「許多故事一再翻轉,很燒腦。律師在面對當事人,有時候只知道眼前所看到的這一面,但人性是充滿層次的,原告與被告之間的故事,經常都不是表面上所見那麼單純。」



生活裡的溫度


如他所言,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面相,問他從「布魯斯」轉變成「禾浩辰」最大的不同是什麼?他說:「就是不會去想要染頭髮了(笑)。」表面的事物,對現在的他來說已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了,「當我對演員身分越不感到迷惘,我就越來越意識到我必須好好地把生活給過好。」他形容,所謂的演員生活,不見得是為了腳色劇本去體驗人生百態,「我越來越珍惜沉澱的時間,有時什麼都不做,純粹靜下心來,這對現階段的我來說是必要的。」


粉絲的回饋向來是促使他前進的原動力,最近有粉絲在社群留言對他說:你就像陽光那樣照耀著我們,禾浩辰說:「我回覆他:『我只是一面鏡子,是你們照耀著我。』聽起來有點煽情,但我真的是這樣想的。」


說禾浩辰像太陽,他則自認自己只是面鏡子,然而他所散發出的光芒其實更像是月光──那種有點冷靜的溫暖,可以直視良久,充滿層次。


完整內容詳見臺客雜誌第9期

All content is in TAIKER Magazine ISSUE09


EDITOR/ Leon Gou

FASHION/ Fred Feng

PHOTOGRAPHY/ Admas Chang

MUA/ Karen Chang

HAIR/ Jovi Chang

VIDEO/ Howard Chin

DESIGN/ Shuian Hsu

PRODUCER/ Dylan Tang

PROJECT COORDINATOR/ Andi Peng



#禾浩辰 #BruceHung #TAIKERMagazine #ISSUE09 #CarpeDiemUn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