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ylan Tang

去趟義大利印花設計商展 討論臺灣設計師的下一步/ How COMOCREA reflects Taiwan’s design industry?


若真要將臺灣時尚產業的發展與其他國家拿來比較,相信許多人內心深處都會有種「我們沒有輸」的感覺。不論是服裝設計、織品設計、代工能力,或者印花設計;每個細分出來的區塊都是各領域的佼佼者。為什麼能那麼斬釘截鐵的說呢?原因是我在國外繞了一圈後再回臺灣之後的感想。


以印花設計為例,臺灣的學生以及職人都嘔心瀝血地為自己所愛拋頭顱灑熱血。就地理位置上,我們處在與世隔絕的小島上,早從漢族登台前,居住在這座島嶼上的原住民們就已發展出各部落的核心設計。排灣族的百步蛇紋、卑南族的十字繡法、賽夏族的菱形紋和卍字紋,皆是獨立發展出來並頗具文化意義的設計。


可惜的是,歐洲自工業革命後便成為世界強權,流行文化與印花設計又脫離不了關係,導致 “時尚” 自此便以歐美文化為主,亞洲彷彿成為挖掘新靈感的應許之地。



COMOCREA Textile Design Show

印花設計商展


這次因義大利經濟貿易文化推廣辦事處(Italian Economic, Trade and Cultural Promotion Office)邀請,有機會至義大利北部著名的紡織大城 Como 參加 COMOCREA Textile Design Show。這個商展共有七個國家參與、30家不同印花設計公司參展;目的就是推廣最新的印花設計,以及與買手們介紹如何應用,和展現在臺灣相對不被重視的硬實力。


光是就 “印花設計被獨立拉出來辦展” 這一點來說,義大利政府就顯得很照顧自家人。畢竟臺灣到了2019年才舉辦首屆印花設計商展-《臺灣印花設計節》。從這個面向來解讀,儘管我們擁有獨天獨厚的印花設計歷史,卻因不被重視而失去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機會。


看到這裡,或許不免會有人覺得「難道這是印刷設計師們的錯嗎?」不,答案並不是這樣。經歷了 COMOCREA Textile Design Show 的洗禮,我發現臺灣印花設計並不輸國外,甚至還在學的學生都已有專業設計師的水準。只不過,每次被稱為「軟實力」的佼佼者,只有在被需要時才會被注意,平時根本沒有獲得妥善的照顧。


透過與三間印花設計公司的業務總監和設計師訪問。大家都對亞洲文化抱有興趣,且認為臺灣設計師們並沒有輸給歐美國家,而是「被限制後導致保守的設計、沒有發聲的舞台」才是真正與世界脫軌的關鍵。


HARGITTAI DISEGNI


來自義大利Como 的 HARGITTAI DISEGNI 是首家接受訪問的印花設計公司。他們的設計標榜著義大利傳統美學,不論買手們想要把印花用在何種商品上,他們都能為客戶發展出合適產品的樣貌。不論是時尚、家飾、還是室內設計皆可。他們認為「透過不同媒材的方式,才能帶出不同的視覺衝擊。」設計師 Michella 説「若客人喜歡我的設計,不管任何媒材我都可以再造,但我不能將現場看到的樣子重新複製上去,因爲不同媒材有不同的視覺表現。」


問他們對於亞洲印花設計的想法為何?他們面露微笑,認為這似乎是個陷阱題。經過解釋後,業務總監說:「我覺得跟義大利的設計很不同,視覺上看起來非常不同,對我來說我無從評比,不過的確是這個市場上很特殊的一塊。」



MUSTICSTYLE SRL


同樣也是來自義大利的設計公司MUSTICSTYLE SRL。願具名的受訪者 Pier Locarno 分享了關於臺灣與義大利印花設計的不同想法。訪問時他提到他曾在臺灣住過一段時間,或許這也是會什麼他會對兩國間的產業差異特別有感覺的原因。Pier Locarno 表示:「我覺得亞洲的設計師會有來自上司的壓力,簡單來說就是無法發揮自己的潛能。因為我們(義大利)的上司不會阻撓設計師太多想法,我們希望讓所有不可能變成可能。」


當他說出這個醜陋的事實時,我的心臟不免漏了一拍,沒想到光待過幾年既能摸透亞洲設計師們的心酸,到底亞洲人真的出了名的奴性堅強嗎?


話鋒一轉,我們討論到國際觀的問題。Pier 説:「我們公司是 COMOCREA Textile Design Show 裡唯一一間義大利公司名字不是義大利文的。因為這樣更有國際感。畢竟印花市場未來會愈來愈小,我們得透過名字在一開始就讓客戶相信我們有能力與國際接軌。」


同時間我們討論到臺灣許多公司名稱使用中文直譯和另取英文的大概佔了各半。Pier 認為或許是因為使用的字母不同,所以直接反應上還是會有些差距。的確,光是臺客雜誌翻成 TAIKER 要算在中文直譯還是另取英文名?這點連我自己都認為每個人可以各自表述,每個人的想法都並非唯一正解。

PRINT STORIES


最後我們來到嫌少有空擋的英國廠商 PRINT STORIES 位置前,詢問他們是否在招呼客戶間能否抽空與我們分享印花設計的行銷與設計經驗。全球總監 Max Deery 與我們分享了英國著名的變形蟲(Paisley)設計,由Max 分享的變形蟲印花有許多令人驚艷的細節,礙於智慧財產權的關係,不便拍照,但若真的想暸解,可以親自接洽 PRINT STROIES 來了解,英國設計師如何將已固化的設計玩出新把戲。

Max Deery 表示他們的設計都能運用在各個媒材上,以時尚為例,他們公司出產的印花在許多時尚秀上都看得見。這也是為什麼印花設計至今仍是重要的工作,因為時尚沒有印花就等於失去了靈魂。


COMOCREA Textile Design Show 的展期只有短短的兩天,Max 說他們第二天下午就得趕去下個城市參展。「後疫情時代我們又開始變得忙碌。市場看起來已漸漸地復甦,但有趣的是,我們現在的銷售狀況七成線上、三成實體。你說疫情真的有改變什麼嗎?我認為公司經營愈來愈不易,但是或許這是新設計師出頭的好機會。」


新英雄出頭的時代


雖然只有與三間公司進行訪問,但是言談之間,我發現大家對印花設計仍充滿著熱情與驕傲。畢竟這並不是隨便人拿著畫筆簡單甩個幾下就能完成的商品。設計師必須考量到在各個媒材上會如何表現,以及為自己找出自己最適合的銷售渠道。


然而,這一點並不是臺灣教育交給我們的事情,我們從小便被教導要服從上頭的規定,若真的創意也會被害怕嘗試的上一輩澆熄熱情。這一趟參加 COMOCREA Textile Design Show 的期間,我認為臺灣設計師需要暸解到這個世界已不再缺少舞台,而是你有沒有想到辦法擠上舞台。畢竟,後疫情時代的世界真的有別以往,能讓英雄出頭的時候就是現在這個時代。



#Opinion #COMOCREA #TAIKERMagazine #臺客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