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Dylan Tang

【臺客專訪】愛的儀式感 黃浩庭的人生新課題/ Haoting’s New Lesson, Love is A Ritual


黃浩庭的專輯《萬壽菊》有種讓人停不下來的魔力,每一次的播放都可以從中找到驚喜。這位多功能型歌手在歌曲和歌曲之間似乎放上了屬於自己的摩斯密碼,若不細心觀察,將無法解讀箇中奧妙。


除了發行個人專輯外,今年剛辦完專場的浩庭並沒有因此停歇,繁忙的工作讓他沒空停下腳步。因此如何在工作和生活取得平衡成為他的人生新課題。


經營愛情 一個人生新課題


這是第二次訪問黃浩庭,有別於第一次僅透過螢幕和他對談。這一次面對面的聊天更能感受到他對生活與工作間的平衡有多麽重視。浩庭說:「我最近遇到『如何經營愛情?』這個人生新課題。我從來沒想過愛情這件事情是一個新的題目要去克服。不論是親情、朋友,還是伴侶都是。因為我已經在一個 “沒有生活” 的情況,所以要如何去分配事情來生活成為我新的課題。」



雖然認識浩庭不久,但是從一開始收到專輯介紹、親臨現場看他表演,以及不斷播放他的專輯後,我發現他對每件事情認真的程度讓人十分佩服。黃浩庭說:「我現在在體悟『什麼樣是我想要的生活』這件事。剛好因為專場完後,很多事情放下了,此外這張專輯也是講述過去的愛情。因此已經完成這件事情之後,還是要去面對未來。所以我不能再用過去的面向來看待生活,還是體悟到還是得不斷地去改變和生活。畢竟現在所愛你的人和之前長不一樣,所以現在要用心去經營和理解不一樣的感觸和維持關係。」


有一個家 一個平凡的浪漫


對於音樂人的刻板印象無非就是多愁善感、情場浪子,和放蕩不羈。這些事情在這位專長薩克斯風的音樂人來說好像都兜不上。除了音樂和工作,黃浩庭認為人生最浪漫的事情是「還有一個家」。可能是總是飛來飛去的緣故,這種看似平凡的願望,對他來說已足矣用浪漫這一詞來形容。他說:「今年忙的程度完全無法掌控,所以只能順其自然去面對這件事。我覺得最浪漫的事情是『還有一個家』你還有一個可以回去放鬆的地方,這是一個平凡的浪漫。因為在這麼繁忙的時間點,出國跑了那麼地方,你最渴望的就是回家的那一刻。兩三個月在世界各地跑來跑去,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壓力。所以回到家可以好好放鬆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生理心理 情慾和愛的差別


黃浩庭的個人專輯《萬壽菊》是在講述過去的一段關係。能將一段感情創作成整張專輯,這位音樂人的心思必定非常細膩,而且對愛的體悟也非常深。黃浩庭表示每一個時期的愛都長得不一樣;但不論是轟轟烈烈的愛,還是平凡和平的愛都得特別經營才行。「因為不斷地在付出的時候,我才發現我也是被需要的那個人。我覺得愛這件事情就是需要有一個狀態能夠去包容,能夠去有一個善意的方式去表達你對這個人的付出。」他繼續說:「每一個時期的愛都長得很不一樣,大學時候就是轟轟烈烈,出了社會之後就是很peaceful 的愛。這些事情是你要不斷去經營、體悟、調整和改變。不是一頭栽進去就是愛的表現。在每個時間點都要去調整心理狀態。」


話鋒一轉,問到浩庭Fall in lust 和 Fall in love 的差別在哪?他認為這兩件事情的模糊界線在於生理和心理所需的差別。「我覺得Fall in lust 跟 Fall in love 應該就是精神狀態跟心理狀態的差別。我覺得Fall in love 就是心理的狀態,我覺得Fall in lust 就是身體的狀態,身體的反應就是需要肢體的接觸跟奉獻。但Fall in love 則是心理的跟精神的狀態需要被撫慰的。所以差別就是生理跟心理的差別。」

人生體悟 法式愛的儀式感

訪問進行到尾聲,我認為黃浩庭對於《L’AMOUR》的釋義一定有自己的觀點。畢竟他將人生印象深刻的愛做成一張專輯,在熱愛的舞台上燃燒生命的盡心表演,這個字對他來說一定一點都不難。浩庭的回答的確令人驚喜,因為這次訪問從開始到結束,浩庭始終笑著且訴說著「平凡的生活」就是他的 Amour。


「我覺得它就是法國那樣很浪漫的法式愛情的表現。我去過法國四五次,我覺得就是儀式感。我如果沒有這個東西的話會變成一個很冷的人,會對這個世界沒有熱情,然後也不知道自己在瞎忙什麼,對身旁的事物沒有體悟。舉例來說,回到家裡點一個小小的蠟燭,可以撫慰到自己的另一半和家人;好好地煮一頓晚餐,這種基本的事情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像我這種北漂人要好好的煮一頓飯是蠻難的。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回歸不管對家人、另一半,或者對自己的儀式感。」


 


 

PHOTOGRAPHY/ LU ZIHENG

STYLIST/ William CHEN

MUA/ Nash CHEN

HAIR/ Haoming CHANG

EDITOR/ Dylan TANG

GAFFER/ KONG Siang Ru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