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Dylan Tang

黃浩庭在音樂重生 個人專輯《萬壽菊》打破臺語音樂刻板印象/ HAOTING’s RENAISSACNE,《Marigold》 Viva La Vida


在夜晚中閃爍的光芒,其實是多數人為了討生活而燃燒的靈魂。在臺北這座城市遊走,黃浩庭用一把薩克斯風吹響了年輕人心中的憧憬。不論是對事業、愛情、親情,還是真理的追求。這位來自臺南的音樂家,在《萬壽菊》專輯裡透過自已的人生經歷唱出他的心意與堅持。


不被遺忘的故事


黃浩庭的首張個人專輯推出前就已備受注目。首發單曲〈O.N.S.〉帶著現代爵士的節奏、薩克斯風的聲線張力,以及浩庭富有感情的唱腔,讓人想直接拎著自己喜愛的酒瓶隨之起舞。對於我這位不是音樂專業的人來說,接到資料時就已被黃浩庭的音樂擄獲,尤其《萬壽菊》已臺語貫穿歌曲,好像再次將臺灣人的善良透過音樂再次復活。


「臺語對我來說是有溫度、有美感的存在。剛開始一直想要用不同的方式來探索如何製作自己的首張作品。因為自己的家庭背景,從阿公開始到爸爸那裏都是在做音樂,所以對我來說純粹能表現自己的風格,就是從 “家裏” 開始,因此才決定用臺語來製作自己的首張專輯。」黃浩庭繼續說:「這張專輯的故事是一個經歷的承諾。也因為《可可夜總會》這部電影的關係,我希望大家能透過萬壽菊這朵花來記得自己曾經很重要的人,永遠不會遺忘。」


打破語言刻板印象


發行首張專輯後的黃浩庭馬不停蹄的宣傳。這次單打獨鬥的為自己作品道出理念的過程,與他在落日飛車裡的樣子不同。因為從創意發想開始,到舞台演出都得靠自己。回想這張專輯的創作過程,他說:「我希望《萬壽菊》能夠讓大眾更能接受臺語的變化,因此從一開始的發想到之後的製作過程,我都在思考『為什麼人們需要知道這些故事?它還是需要有和大家的 Connection』所以整張專輯都是有設計過的。」


談到這張被自己催生出來的作品,黃浩庭不僅跳脫出傳統大家對臺語音樂的刻板印象。他認為自己沒有想要打破臺語音樂的僵局,純粹只是想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


成功就是把事情做好


整張專輯聽了不下十遍,在真正與黃浩庭進行訪問時自認做足了功課,但他的回答卻一樣使人驚喜。這份驚喜就像是第一次在某個表演時他以嘉賓身份登場時那樣。回想那一天黃浩庭吹著他的薩克斯風,那份操弄樂器的自信是每個樂手夢寐以求的時刻。


在《萬壽菊》中我們依然可以聽到浩庭的薩克斯風,但我認為整張專輯最值得細膩品味的則是他發自內心熱愛音樂、喜愛生活、珍惜故事的心態。浩庭說:「我覺得音樂這件事情跟生活密不可分。我希望用最真誠、最誠實的方式來介紹自己。而對我來說唱歌是一個挑戰,用臺語來唱更不用說。但我用學習一種新樂器的心態來面對它。」


這張專輯無疑是黃浩庭的成功,而「成功的定義就是把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做得最好。」黃浩庭這麼定義。


「Renaissance 就是重生。我要用音樂獻給曾經給我故事的人們。」

【 黃浩庭「萬壽菊」發片專場 】

演出日期|2022.12.28 (三)

演出地點|The Wall Live House 這牆展演空間

演出時間|19:00進場、20:00開始

演出嘉賓|宋柏緯、鄭宜農、DJ MR.GIN

購票連結|https://sunsetmusic.kktix.cc/events/j8t6wrse


#黃浩庭 #Interview #Music #TAIKERMagazine #臺客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