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Dylan Tang

《疫起》 王柏傑和薛仕凌重現SARS一線戰士/ Eye of the Storm, The Memory We won’t Forget

回想上一次全台大恐慌時期,應該就是二十年前的 SARS。當年這個非典型肺炎造成的社會恐懼,至今想起仍覺得頭皮發麻。然而,這個看似被大家塵封的記憶在2023年再次解封。《疫起》透過林君陽導演的說故事技巧,以及王柏傑、薛仕凌、曾敬驊,和項婕如的精湛演出;這段看似被大家遺忘的故事再次重現世人面前。


王柏傑和薛仕凌在《疫起》扮演了兩個關鍵的靈魂角色。王柏傑飾演的外科醫師夏正、薛仕凌飾演的記者金有中,兩人在電影中的對手戲不斷,光是透過眼神和微笑,就將戰場第一線的緊張感穿過螢幕呈現在觀眾面前。


未來 不再恐懼


2003年,SARS正猛烈的侵襲臺灣,而《疫起》的主要演員中,當年才三歲、五歲的項婕如和曾敬驊印象並不清晰,反倒是王柏傑和薛仕凌真實地與這個病毒生存過一段時間。但受訪時,王柏傑和薛仕凌似乎對當年的印象已不再深刻,反倒散發出向前看的灑脫感。王柏傑說:「當年SARS時我的記憶是片段的,因為我那個時候才國中。所以對當時我的來說,從電視上看到新聞時覺得有點像是另一個城市發生的事情。」薛仕凌則表示:「當年SARS時沒什麼印象,都是新聞畫面。不過拍戲的當下覺得自己很嗜血。」


當薛仕凌提到拍攝期間覺得自己很嗜血時,會場上的記者不免笑出來,並打趣地回他:「那你就知道我們也不想要那麼嗜血。我們只是在做工作而已。」

衝擊 戰地記者


2003年和平醫院封院時,若不是院內所有人的卯足全力戰鬥,以及當時《壹週刊》記者淺入院內報導。在那個資訊相對不透明的年代,或許會造成更多的傷亡。雖說當年記者進入院內做出第一手資料的報導頗具爭議,但是時間過去。若當年沒有這樣子的作為,或許真的很多資訊也無法被大眾看見。


在《疫起》裡,薛仕凌正是飾演當年在院內做第一手資訊的報導的記者。薛仕凌說這個角色就像是進入戰場一樣。「當初接到《疫起》中記者這個角色沒有事先練習。當初接到角色時覺得很爽,我覺得第一線記者這個身份,他所提供的新聞衝擊性就好像真的在戰地一樣。」


真實 勇敢醫護


《疫起》雖說是改編自當年震驚全台的重要事件,但其中仍有許多點帶著真實性。除了薛仕凌的記者身份外,王柏傑劇中飾演的醫師,下班後臨時被召回也有當年的影子。拍戲之前王柏傑和《封院日記》的作者林秉鴻醫師做事前研究,回想起當時聽到林醫師親口說出口的真實案例,仍難掩心中震撼。「戲裡面夏正的角色其實已經可以出院了,然後被緊急叫回來開刀。現實上是一個護理師已經要出院了,但卻被通知新來的醫師不熟插管請他回來插管。但是回來幫忙插管就染了SARS。當時我跟林醫師聊這件事情時,他是笑笑的,但是其眼睛是泛淚的。我當下覺得『完蛋了,我要演這個角色我不能搞砸』。」


同理 更好未來


雖說《疫起》的故事背景為二十年前的SARS,但二十年後剛度過COVID-19 大流行的我們仍有更多需要學習的地方。有時候,一線人員的無奈和犧牲,都是為了將社會福祉放上第一位。若這個社會可以少一點批判,多一點同理心,那麼前人的犧牲都不會白費。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