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n Chang

殷振豪的臺式愛情本來就很浪漫/ Yin Chen Hao created the unique aesthetics of Taiwan


(圖/金盞花大影業 FB)


去年突破票房四億的電影《當男人戀愛時》口碑不同凡響,導演殷振豪細膩刻劃臺灣在地的人們,以及那個年代是如何看似笨拙,卻真誠的表達愛的方式。雖然這是他的處女作,卻成功讓廣大觀眾產生共鳴,電影裡的「啥款」也成為流行語,因為我們都生存在這片富滿台灣味的土地,道地的情感都留存於你我心中。


過往他所執導的MV,也延續著小人物的情感,這樣的創作根源,來自於日常生活的觀察,以及過往記憶的回味。


我有導演夢


殷振豪的導演夢,就是在就讀清大化工所時確立的,當時沒什麼入行管道,因此他就硬著頭皮加入劇組邊看邊學。「當時就在拍片、接婚攝,半夜去做實驗。應該說當時就很想拍片了,但我沒有信心可以做到。只能先把早就知道自己擅長的事情做好,唸書唸好,給家裡一個交代,讓他們不要操心。有空我就做我喜歡的事情。」殷振豪說。



過往的殷振豪,還是個喜歡到處玩的叛逆少年,不是去網咖就是跑電影院,但也因此讓他看見了影響他巨深的電影《藍色大門》。「高中看完《藍色大門》就開始想拍片了,我才發現原來不一定要拍恐龍、不一定要拍戰爭戲,拍高中生就可以了,結果就拿DV拍同學追求喜歡的人,然後同學找她當女主角,還自以為浪漫。就是這樣開始拍的。」接受訪問時殷振豪說。


看完藍色大門,他發現簡單的高中生故事,原來也可以拍得很好看,他笑著說:「然後就會讓你覺得,誒,拍電影好像有機會,因為『看』起來沒有很難。」但自從加入劇組後,才發現自己的想法太早、太天真了!



爾後他自覺拍電影的不易,於是開始認命學,大學畢業後與朋友成立 Spacebar Studio,開始拍婚攝、拍MV,大家耳熟能詳的茄子蛋「浪子宇宙三部曲」MV,正是出於他之手,從〈浪子回頭〉、〈浪流連〉到〈這款自作多情〉MV創下Youtube破億點擊的佳績。


臺式浪漫


有段時間,在某些觀眾眼中,小情小愛的狗血故事,已經讓大家看膩了,但殷振豪找回了這些「狗血愛情故事」的根本,就是「真誠的愛」。就像在《當男人戀愛時》我們會為阿成直白地表達愛而感動,儘管過程看似老掉牙,但他證明了小小的情感也可以感動人,也能產生共鳴。「我會花力氣讓感情變得更真,角色的感情很真誠,那就可以感動。」



他回顧生命記憶,往回挖掘他有感的事,就像那幾年的校園文藝電影如《盛夏光年》、《渺渺》、《九降風》等;翻閱80、90年代的臺式愛情,像是張曼玉飾演的電影,如《甜蜜蜜》描繪青春躁動的情感,如《青少年哪吒》等,小時候我們看到覺得很俗氣的東西,原來都有著最純真的情感,臺式浪漫,一點也不俗氣,反而最貼近我們的內心。


語言的轉換X畫面的設計


《當男人戀愛時》翻拍自韓版電影《不標準情人》,殷振豪認為,若翻拍只是單純「換人演」,是最糟糕的。既然故事是在一個講台語多過華語的小鎮,那角色們用臺語來說話,才能表現臺式風情。


臺語是個很奇妙的語言,透過語調、口氣,就能展現當下的社會背景,他用臺式邏輯寫下劇本,描繪臺灣女人外表強勢,內心柔軟的一面,以及臺灣男人直來直往的追求風格。


對於畫面的建構,殷振豪認為,臺式元素的色彩,通常都是亮眼、跳tone的顏色搭配,但觀眾在看電影時,會感到刺眼。因此就會需要去調和色階、環境及燈光的色彩與明亮度,這樣既能保留臺式元素,也能使畫面協調。


(圖/金盞花大影業 FB)


買早餐的時候,我們會不自覺地,用不輪轉的臺語回應年長的阿姨;人來人往的菜市場,也能聽見此起彼落的臺語叫賣聲;過年回老家,更能聽見長輩們的噓寒問暖。這些,都是存在你我心中的台式記憶。


延續台灣的在地故事,發掘那些我們不會在生活中留意的人物,卻是最貼近我們本土的情感根源,去了解最純真、最有溫度的情感,是殷振豪導演想透過影像訴說的「殷式美學」。



圖片來源:Spacebar Studio Facebook


#殷振豪 #導演 #TAIKERMagazine #臺客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