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yden Lee, Dylan Tang

新浪潮中的閃耀鑽石,陳玟廷在千年時空中創造的永恆設計(Mandarin vers.)


(Click for English version)

臺灣設計師陳玟廷,每一次設計出來的系列都充滿著強烈的故事以及具有穿透人心的能力,現在旅居德國的她,在交出最新一季的作品時更使用了華夏民族中具有重要地位的哲學思想;道家,作為設計理念的主軸。

道家的哲學思想與現代社會相差了數千年之久,但是設計師陳玟廷卻穿越了時空將它從歷史中帶回到現實,並且透過她身為設計師的精湛技巧,設計出能夠永續發展的全新服裝系列;從過去到達未來,陳玟廷 如何設計以及為什麼設計,都將透過她親自描述,讓大家有機會對這位來自臺灣的時空旅行者一探究竟。

1. 請問這一次的設計理念是什麼呢?

這一次的設計理念是透過古老的道家哲學為架構,創造一個屬於現代和帶有文化內涵的永續時空,而這一次的挑戰,在技術上是將創新的臺灣布料技術和傳統的刺繡技藝做結合,因為我想證明人文精神和科技發展是可以共存的,並且在永續時尚的發展都是不可或缺的。這次的布料上選用了宏遠的百分之百寶特瓶回收纖維 (100% Recycled Polyester),符合Blue Sign和Öko-tex100等國際認證,並盡可能的使用單一材質,將每件服裝都設計好未來改變樣式的可能性,使服裝不再只有一次性的生命週期。

因為誰說永續時尚只能是有機的休閒服?我認為透過設計,運動服飾的布料也能有更多元化的面貌,因此我和歷史悠久的府城光采繡庄合作,在機能布料上注入了傳統刺繡工匠的精神。

這次的服裝造型參考的是臺灣的官將首傳統服飾,官將首是臺灣神明的侍衛,我以他們的形象作為靈感,希望這一系列也能像他們一樣,在快時尚中守護傳統文化價值。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也發現台灣在民俗文化保存上的不足,所以我親自進行田野調查,聯繫了民俗專家呂江銘老師與官將首表演團五股振鑫社,去了解服飾意涵、結構與穿著的步驟。我認為當設計師參考某種傳統的文化與歷史時,透徹的了解其文化內涵是基本的責任。

官將首的傳統服裝包含了許多層次的穿法、綁繩的結構,複雜的穿衣過程就像是一種神聖的儀式,這和現代迅速就能脫掉的T-shirt展現的是完全不同的價值觀。這樣的“繁複”與“慢”給我帶來反叛快時尚的力量。

2. 道家文化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嗎?

我的碩士論文題目就是探討道家哲學與永續時尚的關係。

在柏林接觸到永續時尚的議題時,發現這似乎是個以歐洲為主的議題,在亞洲國家卻少有討論,因此我不斷地問自己sustainability在我的文化中到底是什麼意思?

然而當所有人都在嶄新科技中尋求答案時,我選擇回溯5000年在歷史中尋找答案,我好奇在沒有科技可以計算carbon footprint時代,古人是怎麼保護環境?如何教育後人的?

道家的宇宙觀其實與現今德國人所提出的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不謀而合,道家的哲學更是體現了美學與環保的融合,影響了亞洲的設計美學。

老子提出體現道家思想的方法論為:"一慈,二儉,三不敢為天下先“,

這給我帶來了很深的影響。我希望未來永續的服裝能實現老子的哲學,以慈為設計,認真感受世界,設計出有靈魂的服裝 ; 以儉為製造方針,選擇安全的布料,不傷害環境,三帶著謙卑的心,以不爭為爭,比起廉價的大量生產拼銷售,更重視產品的品質。

3. 你覺得從過去的歷史創造新的未來,有什麼困難之處嗎?

我提出現代永續環保的概念早已存在於5000年前古老的中國哲學中,著實也讓許多外國人提出質疑與挑戰。 我認為當人類擁抱科技與未來的同時,更需要認真的審視歷史與傳統的價值,我想證明永續與環保不是只能用科學去評量,數字去計算,它應該是一種信仰,一種生活哲學。

然而因為文化的不同,有許多人對東方文化有興趣,也有許多人表示反對的聲音,透過這經驗我也學到,不用要求每個人都同意你的觀點,但若能用你的觀點在每個人的心中種下一個對世界提出疑問的種子,可以激發更多人的想像力,這樣就很有意義了。

4. 你覺得在歐洲做設計跟在臺灣做設計有什麼不同嗎?

其實台灣在成衣製造的資源上遠大於歐洲,尤其是與德國相比,最大的不同其實是“人”所帶來不同面向思考的刺激。

柏林給我帶來設計思考的震撼彈,面對設計老師看著我的設計圖不斷的逼問我,設計概念是什麼,設計過程是什麼,每個細節,每個線條,每個輪廓都問我”為什麼“,面對這十萬個為什麼,當時的我很挫折,突然覺得自己可能不懂設計是什麼,才知道原來自己過去的設計方法用的只是自己對於美感的直覺,而設計的基礎應該是大量的研究。我在柏林做了一個佛教文化與佛教茶道為出發點的服裝作品,除了做大量的服裝歷史與宗教哲學的研究以外,我還聯絡了柏林佛光山住持,請教佛教服飾每個細節的設計意義,觀察他們穿著袈裟走路的姿態,布料的份量,與生活的關係,最後將每一個體會,哲學,文化與精神轉化成一套極簡的服裝,極簡到一般人應該很難想像這背後是多麼龐大的設計過程。

透過這樣不同的教育訓練,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與討論,也體會到一件衣服透過設計理念的轉化是能傳遞許多知識與能量的。

5. 你現在想要成立自己的時裝品牌嗎?

未來一年希望成立自己的服裝品牌,其實這念頭醞釀了很久,我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希望多一點累積工作經驗,希望能增加更多專業知識,這兩個目標我都去努力了,而我發現,好與不好都只是相對論,學無止盡,若是一直保持著原先的念頭,以我的個性大概永遠也不會給自己打合格分數。

如今我認為自己準備好了,不是因為覺得自己夠厲害了,而是我有獨立思考與分辨是非的能力,我有自信能堅強的面對質疑的聲音,我對這個世界有很多想說的話,希望能透過服裝傳遞更多訊息和故事給大家,也正在努力尋找與我志同道合的夥伴。

6. 身為新世代的設計師,對於時裝界的未來有什麼看法嗎?

這是個市場導向的時代,銷售數字決定設計,而不再是設計師引領時尚,時尚就像是大量爆炸的資訊充斥著我們的生活,濃縮成一條貼文,又或是幻化成大量生產的百元服飾,其中又有多少人在乎一條車線背後的設計理念?

這世界上有成千上萬極富才華的設計師,製造著數不盡的衣服,這不只造成環境的傷害也是對心靈的折磨, 設計師的飽和,我不禁問自己,設計師的角色是什麼?為何還要生產過剩的衣服?

我認為身為新世代的設計師我們必須反覆的問自己這個問題,並且回歸那份對創意與藝術熱愛的純粹,同時了解自己為這個世界生產了什麼,為自己的設計負責任。

我認為永續時尚將會是我們的未來,從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熱愛時尚,這對整個產業鏈是個衝擊,是既得利益者的毒藥,但我期待著它能成為時尚產業的解藥。

陳玟廷透過在柏林受到不同思維的訓練,將自己成就為一位新浪潮設計師中的佼佼者,並在時裝界被現代科技不斷受到衝擊時,出身臺灣的陳玟廷挺身而出捍衛自己的理想和堅持自己所愛,透過與身俱來的美感和不輕易放棄的堅強韌性,陳文廷已經可以看出將成為新世代設計師中,來自東方島國並且閃耀世界的鑽石。

(Click photo to read TAIKER MAGAZINE/ 點擊照片後可閱讀雜誌)

#TAIKER04 #interview #designer #Taiwanese

© 2016 by TAIKER MAGAZIN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Twitter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