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ylan Tang

拋下時間束縛完整自己的創作/ To complete your life you need to be without boundaries


(Read English Version)


留下當下最美好的回憶,是每個人都喜歡做的事吧?或許有人不喜歡被攝影,但人生中總是有看著照片會心一笑的時刻。關於這點,我先預設這個情境是一場戲,一場名為 “不敢審視過去的”戲。但這樣有分對與錯嗎?或許只有自己能夠給一個真實的答案。


Kirk Truman,英國擅長留下人像的攝影師,他透過自己的雙眼以及鏡頭留下了許多看似平靜,卻又能引起心中漣漪的照片。關於留下回憶這場戲,透過他的隻字片語,或許可以給每個人心中敲響另一個自由之鐘。

David Gandy by Kirk Truman

“只要有人願意讓我拍,那我就不會停止攝影”


若按下快門就能成就一張好照片,那麼你對不同專業的尊重程度,似乎還得再加強。在這個社會上,許多人並無法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來過生活,但 Kirk 是一個幸運的人,因為他一直以來都對攝影有著強大的迷戀,不管是透過底片還是數位拍攝,只要能繼續攝影,那麼他開心的情緒便想藏也藏不住。他解釋:「我一直都喜歡攝影,尤其用底片拍攝更讓我開心。其實這已經超越了攝影這件事,因為只要有人願意讓我拍,那麼就會是我拿起相機繼續攝影下去的動力。」

“所謂的自由,就是能夠完全掌握自己的人生”


就像先前提到的,許多人一輩子都無法掌握自己的自由,但人們應該就此放棄嗎?「我覺得人們都應該嘗試擁抱自由,因為不管這個世界怎麼改變,每個人都應該成為心中擁抱自由後的樣子。」Kirk 這樣對我說。或許他提出的論點是對的,但他口中描述的那段話,應該是光鮮亮麗的世界,為什麼他的作品卻時常抽出顏色,變成一張張黑白照。Kirk 解釋:「我拍黑白照的目的是為了避免看照片的人被畫面中的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我有一個理論,若人像照是黑白色調,那麼它會直接進入你的雙眼,並且了當地告訴你人性是什麼。」

“認清自己才能將所有事情迎刃而解”


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回到過去, 但是透過曾經發生過的事來幫助自己的創作, 或許也不是件太抽象, 和難以理解的事。但又有什麼誰能定義這件事呢?「我嘗試將自己的作品變得無時間性, 甚至讓它們看起來像是四五十年前創作出來的。因為每個我做的決定, 都是我自己選擇以及我真的想做的。我沒有辦法想像自己是個失去自由的人, 因此我的每件作品都深深地與自由有強大的關聯性。」當 Kirk 提到他的人生與作品,他慷慨激昂地這樣說。對於他提出的觀點,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因為我們每個人都被這個社會制約,也被現實的情愫綁架。要怎麼擁有自由,或許像這位攝影師一樣,細心地面對自己,將自己從頭到尾用放大鏡看過一次,那麼許多無法解答的、無法得到紓解的,通通都能迎刃而解吧。


#KirkTruman #NostalgiaofLiberty #Photographer

© 2016 by TAIKER MAGAZIN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Twitter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