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ba Tseng

當你努力發光時,就是「Not Yet」狀態 詹雯婷的音樂重生之旅/ ‘Not yet’ for Faye is a state where she is ready for rebirth


(Read in English)


可能有人不認識詹雯婷是誰?無所謂,因為她自己也還在摸索。睽違四年六個月,詹雯婷卸下過去眾人熟悉的身份,以本名推出第二張個人專輯。她說,「其實我也是在做音樂的過程中才慢慢發現,『喔!原來我是誰!』,我是透過作品認識自己。」

歌手改回本名,往往帶有一種宣誓的意味,預告著音樂風格轉型的強烈企圖,但對詹雯婷而言卻不是這麼回事。這張專輯與其說是轉型,更像是一場探索與冒險之旅。沒有亟欲證明自己的壓力,只有對藝術無止盡的飢渴與好奇。

「我在做這些事情時候,並沒有在想說要定義我是誰。只是覺得我還可以這樣、那樣,不然試試看好了。其實過程中,腎上腺素上升,因為你在冒險,你在玩,不是在做例行公事,但你試圖打破一些順序,改變一些理所當然的位置。當我能夠玩在裡面的時候,其實不知不覺之間就在拓寬自己的邊界。」詹雯婷說道。


雙色針織洋裝 by Jamie Wei Huang
雙色針織洋裝 by Jamie Wei Huang

在歌手與製作人間找尋平衡

發行第二張個人專輯並擔任製作人,詹雯婷自認越來越知道自己要什麼,方向感也越來越清晰。她將人生與製作音樂形容成一部車,而她則是司機,「現在無論是按鍵在哪裡、速度的調整,都比較自在,感覺人車合一了」。 如今她更清楚可以用什麼速度跑在什麼樣的路上。即便到了陌生環境,也知道如何應對、界線在哪裡。偶爾嘗試越界的可能,讓自己多點刺激,接受新的挑戰,卻也不過度勉強自己。

此回親自擔任專輯製作人,詹雯婷提到過程中不斷與歌手身份來回拉扯,相當痛苦。其中最煎熬的莫過於當製作過程卡關,她總是非得要找到問題並想到解法才能入眠。而詹雯婷最享受的則是與其他音樂人共同創作,她十分享受跟這些有才華的靈魂一起合作。每當聽到這些音樂,總能讓她想起過程中那些無法被複製的感動與亮光。無須刻意定義自己是誰,重要的是享受這些片刻的感動。

白色厚底高跟鞋 by Versace;黑色洋裝 by Off-White;大衣外套 by dunhill
白色厚底高跟鞋 by Versace;黑色洋裝 by Off-White;大衣外套 by dunhill

在音樂裡重新認識自己

詹雯婷透露在製作過程,隱約就知道,這張專輯應該就是屬於「詹雯婷」。而這張專輯所呈現出的樣貌,也超出她自己的想像,令她倍感驚喜,甚至會覺得「哇,這是你做出來的嗎?」詹雯婷提到,自己並不是為了當歌手而活,很多靈感是離開這個工作的時候才會觸發。所以製作過程必須有一段時間,放空忘記自己是誰,才能找到作品裡的內涵,而這也是別人認識她的方式之一。每個時期的音樂作品,都像是在表達詹雯婷這段人生裡的火花,而那些都是她很珍惜的曾經,不需要切割,而是大方擁抱過去,「因為過去的自己,我長成了現在的樣子」。 即使出道多年,詹雯婷認為在音樂裡,還是有很多東西能嘗試。就像曾有人問她,同一首歌唱那麼多遍還會有感覺嗎?「坦白說,有時候還真的沒有,但還是看你怎麼去看待,有沒有新的體悟!」詹雯婷不把做音樂當作職業,所以才能享受這件事,同時保有新鮮感。如果沒辦法玩在裡面,會變得太職業化,連她都會生厭。

不斷摸索更多人生可能

對詹雯婷而言,第二張個人專輯的推出,融合了從過去到現在的人生,只是用不同的視角去串聯起這一切。如果這些音樂可以陪著某些人走過一段路,就是她現在覺得最值得燃燒生命去做的事。 詹雯婷說她無法定義「Not Yet」,她只覺得任何事物都仍在不停變化,就像一張專輯做出來了,也不代表是終點。「這只人生旅程的中繼站,也許到死之後都還是『Not Yet』,因為你留下的東西會產生蝴蝶效應,沒有盡頭。」詹雯婷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活出該有的光芒。因此至今她仍不斷在探索「詹雯婷是誰?」她不害怕去觸碰界線,即使有時候清楚知道並不適合,但勇敢挑戰邊界,才能不斷重新定義自己。


 

完整內容詳見臺客雜誌第10期

All content is in TAIKER Magazine ISSUE10



EDITOR/ Boba Tseng

FASHION/ Fred FENG, Xuan CHEN

PHOTOGRAPHY/ Adams CHANG

MUA/ May Yao

HAIR/ Sunny Huang-Vast Hair Salon


 

#Faye詹雯婷 #TAIKERMagazine #臺客雜誌 #ISSUE10 #NOTYET #Exclusive #Interview #Editorial #詹雯婷在雲彩上跳舞嘰嘰喳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