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Dylan Tang

【封面人物】愛是回饋與承擔 徐佳瑩的音樂之路/ Lala Hsu Loves Music and Knows The Meaning of Life



想要在台北小巨蛋舉辦演唱會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徐佳瑩第四次攻蛋已成為她音樂實力的證明。她已不再是當年擔心有沒有人來看演唱會的歌手,而是擔心能不能為進場的觀眾提供值回票價表演的金曲歌后。


徐佳瑩說:「我覺得一直可以有舞台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尤其是可以在這麼大的舞台表演。我還是蠻期待可以給到他們一些比較感動的感覺。我覺得我要盡量做越多事越好,除了唱歌之外也會希望觀眾覺得這次和以往的演出有不一樣的感覺。」

徐佳瑩:All by 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
徐佳瑩:All by 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
徐佳瑩:All by Giorgio Armani
徐佳瑩:All by Giorgio Armani

不為了討好而討好


自 2008年 出道以來,徐佳瑩開朗的個性讓人對她讚譽有加;這次訪問之前,我做了一個小小的社會實驗,每遇到一位朋友都會默默地提到 “徐佳瑩” 這個名字。果然不出所料,幾乎每一次都得到很正向的反應,但與其說是正向,倒不如說她是真的受到大家的喜愛。「那我就太開心了!謝謝 !」她笑著說。

徐佳瑩開玩笑地說,因為身為家中的老三,所以討人歡心是她的本能,目的是為了活下去。隨然她這麼說,不過對於一位在菜市場拿到養樂多就會跳起舞來的女孩而言,她和 “被討厭” 似乎一點關係也沒有。成為藝人之後,綽號拉拉的徐佳瑩對討人歡心這件事更覺得理所當然,不過她並不是為了討好而討好。


「藝人更是如此啊 !不過那也不是說我一定要讓觀眾笑,而是說我希望被注意到,就是我希望聽我歌的人,能夠喜歡我的作品、喜歡我的表演,至少要做不要被討厭吧 !」她繼續說:「如果能夠有一天不用討人歡心,真的是很奢侈的一件事。這聽起來好像很負面,或是這個東西造成我的壓力很大,其實也不是。而是說如果我今天可以全然的自由,我可以真的想幹嘛就幹嘛,不用去在意任何別人的眼光。那對於一個成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奢侈的狀態。因為不管任何職業,只要是大人,都很難真的不在意別人的眼光。 」

徐佳瑩:All by Thom Browne
徐佳瑩:All by Thom Browne
徐佳瑩:襯衫、裙子 by Yohji Yamamoto, 黑色圓點網紗高跟鞋  by MANOLO BLAHNIK
徐佳瑩:襯衫、裙子 by Yohji Yamamoto, 黑色圓點網紗高跟鞋 by MANOLO BLAHNIK

不讓觀眾失望的演出


徐佳瑩「變得有些奢侈的事」演唱會因為完售而得在台北小巨蛋加開一場。對她來說,這一次演出已經不像剛出道時會擔心有沒有人來看,而是她能不能不讓觀眾失望。「觀眾會不會覺得值回票價就是我擔心的東西,我擔心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以前會擔心有沒有人要來看我,現在則是擔心『我知道有人在看我,可是我能不能帶給大家什麼?』我希望這次演出,能讓觀眾真的覺得『這次你沒有讓我失望!』的感覺。」


對徐佳瑩而言,每一位觀眾就像一面鏡子,總能反射出對她在台上表演的反應。「我常常會覺得他們就是我!我想看到的是全然的相信,他相信他今天進來的體驗是絕對會讓他得到他需要的東西,不管他以往從我的音樂裡面得到的是什麼 。譬如說:他抱著期待進來可能是曾經聽我的歌覺得很感動,或是他曾經聽我的歌覺得很瘋狂。他表情告訴我『他相信他今天可以得到相同的感受』 那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正向的鼓勵 。」

徐佳瑩:All by Giorgio Armani
徐佳瑩:All by Giorgio Armani

自由和客觀的音樂


徐佳瑩表示她發現她年輕時雖然對許多事充滿未知,但她唯一確定她喜歡的就是音樂。「我喜歡唱歌,我喜歡藉由音樂來認識任何事情,音樂帶給我的感受超越了所有其他事情給我的感受。雖然我現在的生活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可以分配這麼多給音樂了。但我的世界以前可全部都是音樂。譬如說,如果今天有一個人問我『妳今天開心嗎?妳現在心情怎麼樣?』 我可能一時之間答不出來,可是如果你直接放一首歌給我聽,然後我聽到我就自然而然的很開心 我就會很清楚知道我現在是開心的。」

訪問到這裡,不難理解為什麼徐佳瑩是金曲獎的常勝軍,因爲對她來說,音樂能使她從中獲得更清楚的感受,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她的歌曲總是經典。「我說真的音樂是很純的!我光是聽音樂,我所有的感受都能從音樂裡面得到共鳴。我覺得它比語言還要清楚、自由跟客觀。」

徐佳瑩:All by 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
徐佳瑩:All by 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

徐佳瑩

發行過六張錄音室專輯的徐佳瑩表示,每一張專輯都是那個時刻她想說的話。她笑著說:「每張專輯就是我當下的那個樣子。像我的最近這一張,就好像在玩嘛!就是試很多不同的曲風,就是我的寫照啊!因為這段時間其實我的生命產生很大的變化,包括結婚和生小孩,其實那些都是責任。那回歸到音樂裡面,我就不想要負任何責任,我想要藉由寫歌、玩音樂,錄音,然後跟大家分享那個去發洩, 去得到自由感覺的過程。」

徐佳瑩:經典灰色連身洋裝 by Thom Browne, 靴子 by 徐佳瑩私物
徐佳瑩:經典灰色連身洋裝 by Thom Browne, 靴子 by 徐佳瑩私物

為了熱愛的事情承擔


科技日新月異,現在人人都可以在自己的串流媒體打造屬於自己的歌單;歌手精心設計的專輯曲順似乎已不再重要。面對這樣子的改變,會不會讓徐佳瑩再推出專輯時產生不同的想法?「我還是會以做專輯的邏輯去做,就是一張專輯裡面怎麼聽下來最順,我的出發點跟以前是一樣沒有變的。」 她繼續說:「不過每一首歌的標準都要拉很高,簡單來說,就是必須要每一首出來都能當主打。專輯裡的每一首歌我都要確定,這首就算拿出來當主打它依然是夠好的,它是有言之有物的。」


言談之中能感受到徐佳瑩對音樂有多麽熱愛,但問到她什麼是 Labour of Love? 她的回答竟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前一陣子接受世界展望會的邀約去了一趟非洲,那八天裡面就是我一直呈現很滿的狀態。因為我要在短時間內去吸收所有的事情,然後再轉化成我的話語帶回來跟大家分享。雖然這個過程我花出的心力還有勞動比以往我的工作還要多很多,但我覺得那個出發點真的是基於愛,就是除了單純對於人的愛之外,我也覺得我的工作讓我很幸運有這個機會可以去到這麼遠的地方,然後認識到這麼不一樣的世界,然後再回來發揮我的影響力。」


徐佳瑩:襯衫、裙子 by Yohji Yamamoto
徐佳瑩:襯衫、裙子 by Yohji Yamamoto

而把這Labour of Love 拆開來看,徐佳瑩也有不同的見解。「把勞動跟愛這兩個詞放在一起,當這兩個東西反義詞平衡在一起的時候,會產生奇妙的化學作用,那就是在我們心裡面長出來的東西。它對我來說的意思就是『在真實的人生中,你會為了很熱愛的東西必須要承擔一些什麼 』因為付出勞動而得到的那個愛;那個愛就是會很扎實,很踏實。」


「因為『愛就是回饋』,愛就是『當我做這件事情,可以滿足到我心目中對於愛這件事情的需求』。」
 


EDITOR-IN-CHIEF/ @dylan_sy_tang

PHOTOGRAPHY/ @lu.ziheng

GAFFER/ @shyangru

VIDEOGRAPHER/ @shiue.m

GRAPHIC DESIGNER/ @zenyunzon

PHOTOGRAPHY ASSISTANT/ @essecrystalpurple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