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Dylan Tang

滅火器樂團與火球祭:台灣獨立音樂的熱浪再起/ Fire EX. & Fireball Festival: A New Wave in Taiwan's Indie Scene



睽違四年的第三屆火球祭,在11月25至26日在桃園棒球場登場,滅火器作為主辦單位先發登場,一開場他們就表示,「一直以來很想要再辦一次火球祭,沒想到中間遇到疫情,拖到現在才有辦法。」並保證連續兩日的歌單肯定有所不同,向粉絲表現誠意。


滅火器樂團與他們發起的「火球祭」(Fireball Festival)緊密相連,這是台灣規模最大的獨立音樂節之一。火球祭最初於2006年由滅火器樂團成員所創立,旨在推廣台灣本土及國際的獨立音樂。主唱楊大正說:「相隔四年覺得很感動,心情超好。上次是19年又經歷了武漢肺炎。但是疫情的不明朗,導致無法再舉辦。這次跟四年前的火球祭,我覺得比較特別的事情是,上一次結束後我們還是有再進行檢討、討論如何優化。」例如免費舞台的安排位置重新選在比方便大家聆聽的地方,過去市集、小攤多擠在走廊上,‘這次則把攤位拉到外圍,形成一個彷彿市集的感覺。



「火球祭」通常在桃園棒球場舉辦,吸引了來自各種音樂流派的表演者,它不僅展示了台灣豐富多樣的音樂才能,還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和樂隊,使其成為一個國際性的音樂盛會。大正說:「我要很感謝台灣的藝人,在演出的報價上都是給予我們折扣的。大家一起支持理想跟夢想。在我邀約他們的時候,他們會回覆說:『我們願意成為一起成長的夥伴。』也許我們沒有到足夠的能力去改變整個產業,但是從自身出發去觀察到還可以努力的地方,我們會努力去做。但現實狀況不是只靠我們一個單位去扭轉的,所以我們就是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就好。」



火球祭對於推動台灣獨立音樂文化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它為新興藝術家提供了展示才華的平台,並為樂迷們帶來了多元化的音樓體驗。滅火器樂團不僅在舞台上表演,還積極參與節目的策劃和組織工作,顯示了他們對於推動台灣音樂文化的熱情和承諾。關於其他海外藝人的邀約,大正說:「火球祭過往的難處是,舉辦日期是一個點。所以我們啟動敲團的時間都比較慢。如果現在可以掌握檔期的話,以過往接觸的藝人來說,大家要來火球祭的意願是比較高的。那些答應我要來的人,之後都會陸陸續續來的。」


滅火器樂團通過他們的音樂、社會參與以及火球祭的成功舉辦,不僅在台灣音樂界佔有一席之地,也對台灣的獨立音樂場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至於滅火器接下來的動向?大正說:「持續創作,我覺得我們現在的創作動能還不錯,就持續寫歌。新專輯還有很多城市沒跑道。這一張專輯,我們反而在網路上收到很多訊息,大家分享說聽到這張專輯後,很真誠很真心的心得回饋。這是我們以往沒有遇到的,所五們希望可以帶這一張專輯到還沒去的城市去做專場的演出。高流的演唱會也會想要複製到北流。北流的部分也有好消息了,只是現在還沒有辦法公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