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Yan Chang

超級可愛的自由靈魂!誰能不被持修吸引?/Chih Siou, a super cute and free spirit!



大家眼中的持修是什麼呢?「留著妹妹頭和長髮」、「被張惠妹簽約」、「是學霸」,除了這些標籤外,你知道持修其實是個自由做自己,為目標勇往直前的人嗎?在金曲獎的得獎感言中,毫無包袱的他說了這句:「好爽,我從17歲就在等這一天。」直爽又有點「ㄎㄧㄤ」的可愛性格,讓90後的粉絲不只愛他的音樂,還超級愛他本人!


持修式的好勝心


「大明星」這個詞往往因為人類的刻板印象,成了許多人嚮往的目標,人人都想在聚光燈底下,當最閃耀的存在,但能始終忠於自己,不因光鮮亮麗而迷失實屬難得,持修,就是這樣的存在。



2019年憑著個人首張全創作專輯《房間裡的大象》,持修在堪稱金曲「死亡之組」的新人獎中拿下勝利,之後他在IG上感慨說著自己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從一個17歲小屁孩到24歲當過兵的男人,從聲帶受傷整年連講話都抖到站在大家面前,從什麼都不會到自己帶自己的demo到處求個機會,從被設定成小賈斯丁(汀)ㄉ(的)鮮肉到負責印歌詞訂便當工作都站著怕睡著的錄音室助理,從被退學到流浪了一堆經紀公司被一堆大人用夢想的名義欺騙,每天晚上都在寫歌,每天洗澡都在想得獎感言,終於堅持到了今天。」


這段文字,可以看到持修從一個「什麼都不會」的自己,滿滿堆疊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這股拼勁除了始終的堅持,還有懂得耐住不被認可,有點害羞卻一心想突破自己的勇敢。



不過這份努力就可以定義持修是個「好勝」的人嗎?人們往往努力就希望結果能是最好、最出色的,但持修希望的僅僅是「突破自己」,以這個心態去努力,不與他人比較,其實更貼近自己的內心,「我才不喜歡一直爭輸贏的感覺,好累,我喜歡的是突破。如果只能用一場比賽決定輸贏,肯定會很痛苦。」持修說。


無俚頭地執著


17歲,在師大附中念數理資優班的持修,雖然考上台大電機系,卻毅然決然決定去追音樂夢。大學原本算好可以半工半讀,空閒時間順便寫歌,卻陰錯陽差被二一,只好辦休學,之後過著早上當助理,晚上在酒吧打工,回家繼續寫歌的日子。


因為作息不正常,讓持修的聲帶受損,他說:「找了一堆醫生,看了西醫、找了中醫,胃鏡照了好多遍,失去聲音的那段時間很煎熬,因為我沒辦法做我已經認定要做的事情。我當時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沒有音樂,我是什麼?』結果我答不上來,因為沒有音樂就不是我,那早已是我的一部分。」



這份連會不會達到,都難以確定的目標,持修沒想著放棄,或是另闢出路讓自己安心,他決定把自己準備到最好的樣子,持續往清晰的目標邁進,他說:「雖然我的喉嚨沒有馬上好。但我想像著未來,一切都很清晰,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我不怕,是因為做好100%的準備是我唯一能做的。」


或許有點荒唐,有點不切實際,但那個當初誇下海口的男孩,用自己腳踏實地的努力確實成就了一切,事後也寫了《血肉》這首歌送給一路都十分支持他的父母:「我是如此渺小/走幾步又跌倒/但你們/但你們總是在我身旁」,對於家人始終不反對,相信持修並支持他去做所有事,他很是感謝,也讓爸爸聽了直接哭出來。


不知道是否大家也是如此,因為自己曾做過的決定,而試想如果重頭來過,放下一切顧慮,選擇那條原本自己最想走的路,不知道會是如何?然而持修在面對這樣的選擇時,想都沒想就直接選了自己最熱愛的音樂,可以說這份看似無俚頭的執著,也恰好實現了他最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