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n Chang

超級可愛的自由靈魂!誰能不被持修吸引?/Chih Siou, a super cute and free spirit!



大家眼中的持修是什麼呢?「留著妹妹頭和長髮」、「被張惠妹簽約」、「是學霸」,除了這些標籤外,你知道持修其實是個自由做自己,為目標勇往直前的人嗎?在金曲獎的得獎感言中,毫無包袱的他說了這句:「好爽,我從17歲就在等這一天。」直爽又有點「ㄎㄧㄤ」的可愛性格,讓90後的粉絲不只愛他的音樂,還超級愛他本人!


持修式的好勝心


「大明星」這個詞往往因為人類的刻板印象,成了許多人嚮往的目標,人人都想在聚光燈底下,當最閃耀的存在,但能始終忠於自己,不因光鮮亮麗而迷失實屬難得,持修,就是這樣的存在。



2019年憑著個人首張全創作專輯《房間裡的大象》,持修在堪稱金曲「死亡之組」的新人獎中拿下勝利,之後他在IG上感慨說著自己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從一個17歲小屁孩到24歲當過兵的男人,從聲帶受傷整年連講話都抖到站在大家面前,從什麼都不會到自己帶自己的demo到處求個機會,從被設定成小賈斯丁(汀)ㄉ(的)鮮肉到負責印歌詞訂便當工作都站著怕睡著的錄音室助理,從被退學到流浪了一堆經紀公司被一堆大人用夢想的名義欺騙,每天晚上都在寫歌,每天洗澡都在想得獎感言,終於堅持到了今天。」


這段文字,可以看到持修從一個「什麼都不會」的自己,滿滿堆疊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這股拼勁除了始終的堅持,還有懂得耐住不被認可,有點害羞卻一心想突破自己的勇敢。



不過這份努力就可以定義持修是個「好勝」的人嗎?人們往往努力就希望結果能是最好、最出色的,但持修希望的僅僅是「突破自己」,以這個心態去努力,不與他人比較,其實更貼近自己的內心,「我才不喜歡一直爭輸贏的感覺,好累,我喜歡的是突破。如果只能用一場比賽決定輸贏,肯定會很痛苦。」持修說。


無俚頭地執著


17歲,在師大附中念數理資優班的持修,雖然考上台大電機系,卻毅然決然決定去追音樂夢。大學原本算好可以半工半讀,空閒時間順便寫歌,卻陰錯陽差被二一,只好辦休學,之後過著早上當助理,晚上在酒吧打工,回家繼續寫歌的日子。


因為作息不正常,讓持修的聲帶受損,他說:「找了一堆醫生,看了西醫、找了中醫,胃鏡照了好多遍,失去聲音的那段時間很煎熬,因為我沒辦法做我已經認定要做的事情。我當時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沒有音樂,我是什麼?』結果我答不上來,因為沒有音樂就不是我,那早已是我的一部分。」



這份連會不會達到,都難以確定的目標,持修沒想著放棄,或是另闢出路讓自己安心,他決定把自己準備到最好的樣子,持續往清晰的目標邁進,他說:「雖然我的喉嚨沒有馬上好。但我想像著未來,一切都很清晰,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我不怕,是因為做好100%的準備是我唯一能做的。」


或許有點荒唐,有點不切實際,但那個當初誇下海口的男孩,用自己腳踏實地的努力確實成就了一切,事後也寫了《血肉》這首歌送給一路都十分支持他的父母:「我是如此渺小/走幾步又跌倒/但你們/但你們總是在我身旁」,對於家人始終不反對,相信持修並支持他去做所有事,他很是感謝,也讓爸爸聽了直接哭出來。


不知道是否大家也是如此,因為自己曾做過的決定,而試想如果重頭來過,放下一切顧慮,選擇那條原本自己最想走的路,不知道會是如何?然而持修在面對這樣的選擇時,想都沒想就直接選了自己最熱愛的音樂,可以說這份看似無俚頭的執著,也恰好實現了他最想做的事。


當個自由自在的孩子


仔細觀察,持修的手機殼內往往都會塞一張遊戲王卡,而且「每天都要換一張」,經紀人擔心這麼珍貴的遊戲王卡會不見,每天都小心翼翼地幫他保管。從高中就開始玩遊戲王卡的持修,講到這就會放下害羞神情,冒出眼睛發亮的可愛模樣,「我比別人晚開始玩神奇寶貝,小時候沒有玩,所以現在特別珍惜。」持修說。



除了神奇寶貝外,持修還非常喜歡看恐怖片,但並不是所謂的「鬼片」,那對他來說根本不嚇人,持修說:「假如說我很累忙完工作,知道明天沒有工作,我就會排兩三部電影連續看,最到最後一部的時候,就會達到一個感官上最高刺激度,因為你的精神已經沒有任何防備,超級刺激,真的會想吐(大笑)。」


簡單的快樂,或許正是持修一直都擁有的,他是個完全不用力的人,有點「ㄎㄧㄤ」,但是散發著可愛的光芒,就像個自由自在的孩子,還記得被問到得知入圍金曲獎當下的感覺是什麼,持修竟然說:「就是很爽啊,獎盃這麼帥欸。」這股乾脆有別一貫常見的謙虛,卻扎扎實實展現了持修「不用力、不張揚」的難得性格。



男子氣概無關外表


小時候是短髮的持修,在念書時決定把頭髮留長,好奇大家會有什麼反應,沒想到大家卻直呼「很酷!」於是持修就愈留愈長,連現在的「公司老大」張惠妹都表示很喜歡持修的髮型,還暫時被「不准許」減去長髮,雖然現在被認為是女生已經再習慣不過了,但困擾的地方還是有,笑說:「現在每次出門就是被當女生,比較困擾的是去廁所會引起側目。」



記得有次採訪時,記者問持修:「會不會覺得自己很不man?」持修機智的回答:「那你覺得怎樣叫man?」或許人們對於所謂的「man」,依舊停留在外表像社會定義的男性樣貌,但如同持修所說:「對我來說男子氣概無關外表,而是要負責任。」這番當頭棒喝的話,扎扎實實反擊刻板印象帶來的偏見。


有些改變必須做


以往許多歌曲都充斥愛情的各種故事,寫生活、寫議題,如今已悄悄成為許多歌手想透過歌曲傳達的事。持修的音樂往往有種二次元的新潮,卻又令人聽了還想再聽,愈聽愈沈迷,持修的音樂帶來的異想世界讓許多歌迷愛不釋手。2021年持修透過〈已經都壞掉了〉這首歌,表達被霸凌者的心聲,他說:「一開始做這首歌的時候,就是想講這類的議題,歌詞中『但是我什麼的不會說的』,有些事情最後只剩下遺憾,那樣的遺憾是完全來不及的,或是在沒有察覺之中,淡淡地就消逝了。」



公眾人物因受到大眾關注,往往有更多影響力,持修希望透過這樣的影響力,讓自己以往看到的霸凌現象有所改變,持修說:「看到被霸凌的同學,就覺得很可憐,我是喜歡替人出頭的個性,也許自己現在的影響力,可以去為某部分人說話,要阻止悲劇發生,無論是自己或是身邊的人,我堅信有些改變是必須做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看過霸凌發生,適時伸出援手就能減少悲劇重演,這樣的改變絕對是必須做的。


圖片來源:持修 fb


#持修 #歌手 #Music #TAIKERMagazine #臺客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