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ylan Tang

文淇;青春有時是件累人的事/ Vicky Chen; Be young is not easy (Mandarin ver.)


只有 14 歲的文淇以電影《血觀音》以及《嘉年華》一次入圍了最佳女配角與最佳女主角,

最後以 《血觀音》拿下最佳女配角獎;文淇這個名字的出現就像一聲春雷,震得影壇不得不正視春天要來了。

從童星出道,即使過了這些年,文淇的年紀依舊可以被歸類為童星,演員的工作成就了一些,卻也讓她主動的、或被動地告別童年,「好的、壞的影響都有,演戲讓我在很小的年紀就知道這世界 的善與惡,讓我交到不同年齡、階級、地區的朋友,會比同齡的人接觸到更多、更廣,壞的影響就 是失去了童年,在我出道的那個年紀,大部份的孩子都還在學校跟同學玩,但我一直都在劇組裡, 少了很多與同學、老師甚至父母的相處時間。」

青春有時是件累人的事

十五歲的文淇是女明星、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以及今年正面臨中考的應屆考生,「再一個月後就要 中考,其實我現在壓力超大,同學大家都念書到凌晨兩三點,然後五六點就起床又上課,只有我好 像還很悠閒的看著金庸小說....」,在文淇身上有許多矛盾,少女的年紀喜歡老成的金庸小說,天真無邪的長相卻接連著《血觀音》與《嘉年華》兩部戲都詮釋著少女主角的黑暗面,「連著兩部戲的 題材都很黑暗其實是個巧合,在接的時候我沒有意識到劇本都屬於比較艱澀的題材,就像接《血觀音》時,其實我不太了解劇本裡大人的那部分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只覺得棠真是個太有挑戰性的角色,拍完看到完成品後,才了解到整部戲其實很沈重,《嘉年華》也是,被選上這個角色時我完全 沒看過劇本,連拍了兩部議題沈重的電影真的只是巧合。」

文淇的中二病

「得獎後,我與同學的相處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跟他們相處也三年了,大家都像老朋友,回到學 校大家都跟我說恭喜,接著又把我當個弱智看了。」文淇說著說著又笑了,短短數個小時的拍攝, 除了在鏡頭前,其餘的時間,她總是在笑, 「我問過我同齡的孩子們,他們都很渴望有獨立生活的空間,期待長大,當大人,但我反而更希望 可以多花點時間跟父母或朋友在一起,希望一天 24 小時只要吃飯睡覺就好,真的是因為拍戲在劇組 的經歷,讓我對吃飯與睡覺有極度的渴望,吃飽睡好太重要了,只要有這些小確幸能滿足,我就覺 得太幸福啦。」。

更飽滿的自己

「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理想中那種更完美、更精緻的人,我希望自己可以更享受這一切,脾氣也不要太過急躁,都是比較抽象的希望,不是那種得到獎啊或是考試考一百的那種,希望一直可以活在幸福當中,可以成為更飽滿的自己。」

對自己的期許- 惠英紅

「實際相處過後,紅姐給我完全不同的印像,我一直以為女人年紀越大,活力越弱,但紅姐讓我完全改觀,即使她歷練了那麼多,戲演得那麼好,私底下相處卻還是像個少女,充滿粉紅泡泡的那種少女,但在覺得她可愛的同時,你可以感覺到紅姐內心是很堅強並且飽滿的,我希望等我到了那個年紀,也可以像她這樣,可以當個更好、更豐富的自己。」

照片提供:《Bella 儂儂》

#BELLA #CoverStory #VickyChen #Actress #Taiwanese

© 2016 by TAIKER MAGAZINE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Twitter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