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ylan Tang

黃秋生探討香港難民故事 《白日青春》問鼎金馬六項大獎/ The Sunny Side of the Street, A Story of Refugees in Hong Kong



香港電影《白日青春》強勢問鼎本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導演、最佳新演員、最佳原著劇本,及最佳攝影等六項大獎。這也是黃秋生繼1999年《千言萬語》之後,第三度角逐金馬影帝。面對其他幾位來勢洶洶的影帝競爭對手,他在受訪時謙虛表示:「絕對沒有信心」,更坦言目前的心情很平靜:「沒有希望,就沒有失望。」不過他確定將來臺灣參與金馬獎盛會,並透露已經準備好「很貴的衣服」來參加頒獎典禮,讓人期待他屆時的紅毯戰袍模樣。


黃秋生再接外籍港人題材


《白日青春》是新銳導演劉國瑞的首部劇情長片,將鏡頭對準特殊的在港難民議題,揭開香港的隱祕暗角。

故事透過名叫「莫青春」、本名「哈山」的巴基斯坦裔難民男孩,一心想跟家人移民到加拿大,沒想到父親卻因為一場車禍死亡。而在70年代偷渡到香港、與兒子關係疏離的計程車司機「陳白日」,意外協助涉入黑幫而展開偷渡逃亡的哈山。只是追捕哈山的警察,竟是白日的兒子;而白日幫助哈山的理由,也非哈山所能承受之重…。


特別的在港外籍人士題材,也讓外界回想起黃秋生之前主演的電影《淪落人》。對於再度接演這類題材作品,他坦言:「我覺得早就應該要拍這樣的故事了,因為他們也屬於香港的一部分,比如說印度人在香港已經100多年了,都沒有香港電影講過他們的故事。」


與新導演合作注重溝通


對於跟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的巴基斯坦裔素人男孩林諾對戲,黃秋生直呼跟對方就如朋友一般:「他很聰明,表現很自然。」並表示:「我們大人的表演是學技巧,但他們是不用學的。」


這次跟入圍最佳新導演與最佳原著劇本兩項大獎的劉國瑞合作,黃秋生也表示跟他合作挺順、挺好的:「他每天都在現場跟大家溝通,讓我知道他要怎麼拍、他為什麼要這樣拍、他需要什麼。其實他對角色,或是他要我表達什麼,我都會去問,他也讓我清楚了解。」雖然過去他常跟名導合作,讓他沒必要主動去問這麼多:「因為這些名導,他們都已經知道要怎麼拍,什麼畫面都已經知道了,新導演則必須多一點溝通。」不過他依然樂意跟新導演合作,至於自己是否想要當導演?他則苦笑:「一直以來都想,只是一直都沒有人找,沒有這個機會。」



黃秋生這回在《白日青春》當中,不僅詮釋性格頑固且好強的計程車司機,更也是跟兒子有諸多誤解與距離的父親。他坦言這回要超齡演出年老狀態,跟融入整個環境,是詮釋角色最具挑戰之處,更直呼拍攝本片當下,真的有角色上身、意識到「老了」的情況:「有一場晚上跟林諾在海邊沙灘上的戲,以前年輕的時候,還可以不穿鞋踩在沙子上面,可是拍攝當天拍不到半小時,就覺得腳底板很痛,要穿鞋子了,當下就覺得自己年紀大了。」不過下戲後,他反而覺得自己並非真的老了,甚至笑稱:「我連確診都是睡兩天後就好了。」身體硬朗的發言,也讓影迷鬆了一口氣。

#白日青春 #TheSunnySideoftheStreet #黃秋生 #金馬獎 #Film #TAIKERMagazine #臺客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