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Boba Tseng

【封面人物】Ozone推翻理所當然的規則,就是我們的「文藝復興」/ Ozone Breaks All the Rules, and that’s the Meaning of RENAISSANCE


2022年,臺灣娛樂圈,掀起了「男子偶像團體」風潮,一檔為期三個月的選秀節目《原子少年》,邀請懷抱表演夢想的80位少年,以行星為名組成團體,一同在舞台上比歌藝、魅力。播映後,更陸續誕生出包括「AcQUA源少年」、「FEniX」等男團,當然還有在決賽中斬獲第二名,帶著高人氣加持而出道的「Ozone」。這與2000年初期,那些曾受到高度矚目的「F4」、「飛輪海」的誕生,似乎有著類似時代背景。


【新時代男子偶像的誕生】


千禧年後才出生的世代,是目前娛樂綜藝節目的主力受眾,或許對於17年前的偶像育成節目「模范棒棒堂」仍有些印象。不過身為節目「原子少年」主要評審的坤達在過去也是另一男團「Energy」成員,是否也清楚了解?則不可知,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藉由這樣方式選出新時代偶像,既有傳承意味,還背負著臺灣男團風潮是否能在失落十餘年後,再度復興的期待。

成軍不過3個月的Ozone前身在選秀節目裡為「地球」,原本一同闖入決賽的有七人,然而這仍是一場競賽,只有冠軍能正式出道,所以其中的林佳辰、林煥鈞、周子翔、周祖安與黃文廷,則是受到粉絲們力捧加權人氣分數,以及「轉學生」的李哲言組成六人團體。


平均年齡22歲的少年,撇除明星身份,多數都還是學生,也正是想探索世界與定位自我的年紀。不過他們因為透過粉絲們,一票一票的支持而有出道機會,因此個人名氣,其實不亞於組成團體。但這樣的Ozone卻沒有想像中那麼的無懼一切,反倒是戰戰兢兢的踏好腳下每一步往前走,如同周祖安說:「從一個小男生的心態,轉變為要成熟一點。現在我們是公眾人物,做什麼都要對自己非常負責」。 訪問時,Ozone有著他們這個年紀會有的表現,不時爆出笑聲,或是打斷對方說話,但還是能隱約的感受到,沉穩、克制的一面,懂得這一切都得來不易。即使Ozone已是能號招萬人到現場的偶像團體,依舊隨和的很。去年11月參與一場大型售票演出後,林佳辰誠實的說:「我下台之後才想,喔,原來我在這麼多人面前做了表演,突然嚇到自己的感覺」,明星的派頭,幾乎在他們身上看不到。


【在跌撞裡找到定位自我】

六個原本分屬不同經紀公司的少年,透過選秀節目,突然從個人單打獨鬥變成團體戰,這樣的轉變不小。所幸Ozone成員的目標都很一致,只要是對團體有益的事情,他們都願意盡可能地去嘗試。不過成為男子偶像,仍是他們各自在演藝旅程上摸索自我定位的時期。

武術冠軍出身的黃文廷,就提到過去是舞蹈門外漢,還被前輩揶揄過,認為他舞跳的爛,不如回去練武術必較實際。「雖然他們都是笑笑的講,但其實我蠻受傷的。從那個時候起,就相信自己可以證明什麼」,因此勤奮練舞至今,還成為他的專長。類似經驗,也在周子翔身上出現過,他坦言「前面三集我都很迷惘,我該怎麼辦?才會被看見」,希望早點發現自己的特別,而不是在節目中迷茫,因為這一段過往,甚至還使他產生了自卑與自我懷疑的痛苦情緒。一次機會開始嘗試唱歌後,意外受到歡迎,現在也變成他拿手的一部分。 連林煥鈞也覺得在意識到成為Ozone的一員後,原本個性直接,容易與意見不合的人產生衝突的他,變成「有圓滑一點,對話與行為上就會多思考一下,在不同的場合,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真的遇到問題的時候,我應該怎麼解決」。六人裡看似滑頭其實穩重的李哲言則覺得自己過去超討厭被模仿,現在則不然,還說「我現在很喜歡被模仿,因為一定是別人欣賞你,覺得你有比他哪裡更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優勢所在。


【成軍之後的現實難題】

但成軍後,除了團員的彼此的磨合之外,更現實的是,他們如何繼續在這某天可能失去關注的環境生存?Ozone的成員覺得在以前未正式踏入演藝圈時,只要把舞跳好,唱歌唱好聽,做到該做的工作就好。但現在每次他們表演完,有了片刻休息時間,第一件事情所有團員會一起檢視剛才的表演片段,反覆思考,在下次表演時怎麼做會更好。

李哲言就表示,有時候大家就會感覺說,這個動作好看,但缺乏了一些東西,「後來我們的結論是,少了想傳遞的精神,還有動作的靈魂」,因為他們真心希望每一次的唱歌跟舞蹈作品,都能讓歌迷了解,Ozone真正想傳達的意義。不單單只是把舞蹈、音樂展現出來,這也是目前正在揣摩與練習的部分,期許自己並不只是偶像而已。

也因為從節目錄製到成團,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Ozone經歷很多的事物,更使得少年對於演藝工作,有更深體悟。周子翔說:「我會告訴自己,在這個行業,除了唱跳之外,還需會更多的東西,必須不斷地精進自己」。相對於其他成員,較早接觸演藝圈的林煥鈞則最能有共鳴,他提到剛開始當然有一些拍戲、試鏡的機會,在這個過程裡,或多或少一些不順利的事情發生。但對他而言,直到節目播畢後,才開始覺得「成功進入這個領域,真正在這裡工作,可以把它當成我的一份職業」,所以不希望Ozone僅是曇花一現,可以持續走下去,因為在這一行不是比誰走的快,而是比誰走的遠,穩定發展。


【臺灣男團文化的再復興】

應該沒有人會想到「原子少年」節目所催生的男子偶像團體,能在二十年後再次引發追星熱潮,並讓「男團現象」重新回到臺灣觀眾面前。因此說是「文藝復興」對Ozone而言太遙遠,但就像每個時代都會有自己的新解讀。林煥鈞就認為這是個創新概念,不該是追求過去的思想或理念,「而是要把我們現有的知識、美感,套用在喜歡的東西上」。黃文廷覺得,應該是要帶著好奇心與想法,在工作當中,不停思考與保持熱情。周子翔則說:「保持叛逆,不斷推翻大家認為理所當然的規則,還有不久前的自己」。因為,曾經觸發過眾人,引起共鳴的文化或現象,總會在回憶裡留下印記,並於某一天以新的面貌回歸。



 

PHOTOGRAPHY/ @jimmychaochi

STYLIST/ @williamyuan_

TEXT/ @bobalive

MUA/ @kaiyu_art/ @dora_lin_siyun @prettycool_makeup

HAIR/ @a456321789001_prohair

GRAPHIC DESIGN/ @zenyunzon

FILM DIRECTOR/ @lu.ziheng

VIDEOGRAPHER/ @yippeekiyaychen

EDITOR-IN-CHIEF/ @dylan_sy_tang



Comments


bottom of page